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念人:《追夢三部曲》第三部:情歸南溪(九)

2019-06-30 09:49:59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念人
點擊:   評論: (查看)

  阿才被判處徒刑十五年,縣法院這一判決,阿才認為,這是錯上加錯,官官相護保腐敗。本想要繼續上訴,可是,經過紀委審訊,法院的判決,使他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盡管審判漏洞百出,可是,自己這次確實是涉水很深。然而,這個腐敗集團,涉及縣委、縣紀委、縣檢察院、縣法院、縣公安局、縣財政局等權力機關,不是一般的腐敗集團,而是一個有實權有膽識,而且緊密性很強的腐敗集團。如今,這些貪官腐敗分子,從上到下,已形成一套龐大的腐敗體系。你怎么告也不致于事的。對此,阿才放棄了上訴權利。

  阿才貪污挪用扶貧資金,被判刑十五年,這一消息,猶如一陣秋風,吹拂著南江大地,許多人不是憤恨阿才,而是為阿才受屈感到痛心與憐憫。是的,在南江人民群眾的心目中,阿才把他們從單干貧困的泥坑中解救出來,走上社會主義集體化共同富裕康莊大道,人民感謝阿才,稱阿才是人民功臣。尤其是南溪村群眾最了解阿才,把阿才當做幸福美好的象征。此刻,當聽到阿才一下子變成了獄中囚犯,有些人竟哭泣起來,情感上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

  正在南江人民群眾對阿才被判刑感到莫名其妙,處于憐憫與痛心之時,中紀委信訪處收到一封署名為馬仔,寄自廣南省南江縣南岸鎮南山村的群眾舉報信。

  舉報信中控訴了黑老大鄭天雷對自己的辱待打罵后,舉報了鄭天雷對阿才打擊報復一事:幾年前,鄭天雷帶領十五位馬仔,霸占南溪村致富社土地,摧毀致富社菊花園,與致富社社長阿才以及兩位社員發生爭斗,鄭天雷指揮馬仔把阿才等兩位社員毆打重傷。在爭斗中,警察及時趕到抓捕了十二位馬仔,鄭天雷帶領兩位助手馬仔逃脫。后來,除兩位打人致重傷兇手馬仔被判刑三年外,其他馬仔被治安拘留十五天釋放。這次爭斗中,黑老大鄭天雷不僅占不到便宜,反而兩個馬仔被抓判刑,懷恨在心。鄭天雷看到阿才升官任副縣長,擔心阿才起心報復,對此,為報這一箭之仇,把阿才拉下馬,于是,他拿出六百萬元,叫我開車送給在縣扶貧辦當主任的堂哥鄭天文。其中一百萬元送鄭天文;然后,剩下五百萬元由鄭天文轉交給縣紀委書記鄭重新。其目的是把阿才拉下馬,出這一口氣。如今,阿才已經莫名其妙被抓入獄,判刑十五年。

  中紀委信訪處看到舉報信中所提及的問題較為嚴重,立即轉呈中紀委領導。中紀委領導馬上批復給廣南省紀委,并責令省紀委成立專案組進駐南江縣調查。第二天,省紀委收到中紀委領導批示文件后,看到問題嚴重,迅速成立了以省紀委常委秦亮為組長三人專案組,馬上奔赴南江縣開展調查。

  這天一早,秦亮帶著副廳級紀檢員符浩、處級紀檢員劉一,經過三個多小時的奔波,中午時分到達南江縣。

  為了不打草驚蛇,驚動調查對象,他們住在私人公寓。第二天,他們根據馬仔舉報的線索,經過詳細分析,首先,傳喚了縣扶貧辦主任鄭天文。

  鄭天文懷著一種提心吊膽的神態來到私人公寓,他一進入省紀檢組房間,看到三位高大魁梧的人坐在那里,心里一下子慌張緊張起來。這時,劉一走上前去對鄭天文說:“你就是鄭天文嗎?”

  “是…是的,我叫鄭天文。”鄭天文戰戰兢兢地說。

  “你的工作證?”劉一問。

  “有!”說著,鄭天文從口袋里拿出工作證遞過去。

  劉一接過工作證看了看說:“你坐!”

  緊接著,劉一自我介紹說:“我們是省紀委專案調查組。那位是省紀委常委秦亮;這位是副廳級紀檢員符浩,我叫劉一,處級紀檢員。”

  鄭天文坐下來后,劉一也坐在對面。這時,劉一針對鄭天文是教師出身,性格溫厚脆弱,便采取先發制人手法對鄭天文說:“你與鄭重新是堂兄堂弟關系嗎?”

  鄭天文一聽到劉一這么問,他心里一驚,知道省調查組已經掌握了某些陷害阿才的問題了。不然的話,為什么一下子就說出自己與鄭重新的關系?于是,他趕緊回答說:“是!”

  劉一說:“看來你可能是預見到我們已掌握到你的情況,所以,你回答是那樣快速這樣簡嘴。這里,我明白告訴你,我們已掌握你的情況,不然,千里迢迢從省里降臨到你這里。黨對干部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作為縣扶貧辦主任應該懂得。我坦誠告訴你,你涉及這個案是特大案件,如果你積極配合調查組,主動交代問題,我們會考慮從寬處理。否則,后果是嚴重的。”

  “是的,我積極配合上級組織的調查。”鄭天文說。

  “好!那你就主動交代問題吧!”劉一說。

  “我自從當上扶貧辦主任以來,沒有認真配合黨中央反腐敗工作,每逢節假日,干部職工經常給我送紅包,多者一千元,少者五十、一百元。春節,還送雞、送茅臺酒。四年來,我一共收取紅包、物折價大約二十萬元。這些不義之財,我愿意上交國庫,爭取做一個為政清廉的干部。今后,我要加強自身修養……”

  當鄭天文說到這里時,劉一對桌子猛“拍”的一聲響,立即站立起來,嚴厲地喝道:“好了,我們不是叫你來做總結報告。看來,你是不愿意交代了。我說出來,你就被動了。我問你,你說不說?”

  “我有的,全都說了。”鄭天文裝出一付委屈丑態說。

  劉一看到鄭天文以避重就輕手腕,妄想逃脫過關。于是,他一針見血地大聲說:“你把那五百萬元巨款送給誰?”

  劉一話聲一落,鄭天文馬上從椅子上跪在地下,一邊求饒一邊哭喪地說:“我說…我說…我全部向組織交代…”

  經過三個回合,鄭天文守不住最后防線,終于,全線敗退,坦白交代了如何與縣扶貧辦出納員鄭秀珠、縣紀委書記鄭重新、縣委書記趙運發以及縣法院、縣公安局、縣財政局等人,互相勾結,陷害阿才的陰謀。

  事情過程是這樣:

  案件起因是鄭天雷。他為了報阿才一箭之仇,憑自己當黑老大財大氣粗的氣勢,憑與縣扶貧辦主任鄭天文堂兄堂弟關系,拿出六百萬元巨款,其中一百萬元送給鄭天文,五百萬元由鄭天文轉送給縣紀委書記鄭重新,要求他將阿才副縣長職務拉下馬。鄭重新收到五百萬元后,考慮到要拉下阿才的官職,必須要有縣委書記趙運發參與,才能拉得下來。于是,鄭重新與鄭天文商量,在扶貧款上做文章。即是拿出兩千萬元送給縣委書記趙運發。在帳目上,以阿才的名義,叫扶貧辦財務人員鄭秀珠偽造條據,說是這筆款轉去了南江大德有限公司扶貧之用。如果要查起來,就說這是一個空殼公司,阿才拿走錢后,就取消了該公司。這樣,貪污挪用公款的帽子就自然地戴在阿才頭上。縣紀委接到群眾假舉報,鄭重新馬上批示立案調查,由鄭重新親信李長華負責。至于李長華也是整人老手,對案件該取證不該取證操作方法李長華都懂得。立案后,鄭重新上報縣委書記趙運發同意,先下手為強,以縣紀委下文件,撤銷阿才黨內外一切行政職務,將其逮捕歸案。案件調查清楚結案后,報縣人大常委會確認。最后,縣紀委將調查案件轉送縣法院審判處理。這就是陷害阿才案形成過程。

  經過三個月的調查取證,不僅查出鄭秀珠、鄭天文、鄭重新、趙運發以及黑老大鄭天雷,互相竄通、官黑勾結,形成一個腐敗集團,一手制造了陷害阿才案件。同時,拖泥帶水,也查出鄭重新、趙運發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大搞權色交易、權錢交易。現已查明,鄭重新貪污受賄一億三千多萬元;包養二奶三十多人;趙運發貪污受賄二億二千多萬元;包養二奶五十多人。

  以趙運發為首的南江縣歷史上最大的腐敗集團,證據確鑿,罪惡累累,省紀委調查組決定提前收網,以防腐敗分子乘機逃跑。于是,省紀委調查組與縣檢察院密切配合,抓捕趙運發、鄭重新、鄭天文、鄭秀珠;從漢陽市軍分區抽調來部分武警部隊,一輛警車、兩輛汽車,由劉一帶隊悄然無聲往南山村,抓捕以鄭天雷為首的黑社會團伙。

  這天凌晨三點多鐘,縣委一號大院四周靜悄悄,天空蒙蒙的一片,只有路燈在樹蔭下時隱時亮。由省紀委常委秦亮、符浩帶隊,分別同一時間,包圍了住在縣委一號大院趙運發、鄭重新住所。

  先說符浩帶隊抓捕鄭重新一事。此時,鄭重新正在進入發財夢鄉,當紀檢人員敲院子門口大門時,院子里一只小狗就“呼呼”的叫起來。然而,小狗這一叫,真的把鄭重新從甜甜的發財夢鄉中驚醒。憑多年紀檢抓捕經驗,他料到是上級檢察機關來抓捕自己了。于是,他隨叫老婆去開門,說老公出差尚未回來。緊接著,他自己連褲子都不穿,僅穿一條三角褲子,光著身子,躲藏到衣柜里頭,用衣服蓋住。符浩帶著紀檢人員進入房間,一一進行搜查。他們打開衣柜,衣柜里掛滿了西裝、大衣。此刻,只見大衣、西裝在不斷地動,紀檢人員覺得十分奇怪,便把衣服撥開一看,只見鄭重新光著身子,用雙手抱著頭顱,縮成像一個小兔子伏在那里。

  鄭重新本身也是紀檢人員,他知道紀檢人員的潛規則,這些人猶如山里螞蝗一樣,一旦蛟上了你,你想跑是跑不掉的了。對此,他沒有反抗,只是緊緊抱著頭顱伏在那里。

  “鄭重新,你被逮捕了。出來!”符浩大聲說。

  “我出來…我出來!”鄭重新從衣柜中走出來。

  鄭重新走出來后,穿上衣服,紀檢人員給他圈上手銬。

  這時,紀檢人員發現墻角不顯眼處,有一塊破舊布掛在墻上,他們走過去一掀開,出現一扇門鎖著。符浩叫鄭重新老婆拿鎖匙打開,可是,她推辭不知道;符浩叫鄭重新拿鎖匙開門,鄭重新又推說是老婆掌管,推來推去。符浩看到鄭重新夫妻開鎖沒有誠意,玩耍紀檢人員,態度曖昧。于是,命令紀檢人員砸開門鎖,發現里面安放著一個大鐵柜。符浩再次叫鄭重新夫妻打開鐵門,他們堅持不打開。符浩有點忍耐不住了,命令紀檢人員硬硬砸開鐵柜,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柜內裝著一大批現金、金條。大家略點了一下,大約有數百梱人民幣現金,十多條金條;床頭柜還搜出九十多張銀行卡……

  符浩命令紀檢人員將鄭重新夫妻帶走。

  再說,秦亮帶著人馬包圍了趙運發住所。敲門三四次,還是沒有人來開門。紀檢人員擔心趙運發逃跑,在迫不得已情況下,架起人梯跳入院子,打開了院子鐵門。紀檢人員進入庭院后,敲響了住房大門,也沒有回應。秦亮命令敲開大門,接著,他帶著紀檢人員沖進去,直往趙運發房間奔去。

  進入趙運發房間,打開房間燈,只見一個人像蛔蟲一樣蜷縮在床被窩里。此時,秦亮大聲說:“起床,趙運發!”

  這時,只見一個女人穿著長袖睡衣睡褲從被窩中露出來。秦亮看到不是趙運發,心里有點緊張起來。他嚴肅地問:“你是什么人?”

  “我是趙運發老婆。”女人說。

  “既是趙運發老婆為何不開門?”秦亮緊迫地問。

  “我以為是趙運發。”女人說。

  “自己的老公,更應該開門?”秦亮說。

  “不,我討厭他長夜不歸。”女人說。

  女人這么一說,秦亮腦子里一亮,馬上意料到,趙運發今夜不在家,很可能在郊外別墅鬼混。于是,他留下兩名紀檢人員搜查這里,帶領其他紀檢人員立即奔赴趙運發郊外別墅。

  夜幕下的南江郊外,一片黑沉沉,只有一盞盞昏暗的路燈在夜幕中時隱時現,四周顯得格外沉靜。趙運發別墅座落在南江河畔,這里有二十多幢別墅,改革開放后,這里成為少數先富人的樂園。

  凌晨四點多,秦亮帶領人員到達郊外趙運發別墅,立即包圍了別墅后,指揮三名紀檢人員從圍墻上跳入庭院,打開別墅庭院鐵門,敲開別墅房門,秦亮帶領著另外三名人員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別墅,一步一步輕輕地直登上別墅二樓,一位紀檢人員一腳踢開主人房,一馬當先打開房間燈,只見趙運發與縣委辦公室女秘書洪小芳睡在床上。此刻,他們來不及起身,急急用被子遮掩胸前,戰戰兢兢擁在一起。

  “你們是什么人?怎么半夜三更進入私人別墅。”趙運發把眼睛睜得大大的說。

  “你看,我們像什么人?”秦亮有意反問說。

  “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縣委書記趙運發,是南江的地頭蛇。私闖私人別墅,不怕地頭蛇咬你。”趙運發壯膽地說。

  “我們不怕地頭蛇,我們是專抓地頭蛇來的。”秦亮嚴厲地說。

  “地頭蛇都敢抓,你們是什么人?”趙運發看到對方來勢洶洶,說話強勢,語調緩慢地說。

  “別說廢話了。我是省紀委秦亮,從省里來專抓地頭蛇趙運發的。帶走!”說完,秦亮轉身走出了主人房。

  紀檢人員讓趙運發、洪小芳起身穿上衣服。然后,給趙運發戴上手銬,與洪小芳一起押到別墅大廳。

  接著,秦亮下達命令,除一人看守趙運發、洪小芳、女管家外,其他紀檢人員對別墅進行全面搜查。

  紀檢人員對所有房間中保險箱、衣柜、墻壁、大小衛生間、廚房開展搜查,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僅在主人房保險箱中搜查出一百一十多張銀行卡,以及一些金條、手鏈、金戒指,其他一無所獲。

  秦亮看到僅搜查到銀行卡、黃金,現金一分錢都沒有。心中產生起懷疑,哪有貪官腐敗分子不藏現金?在他親自抓捕的二百多名大大小小貪官腐敗分子中,個個都藏有大量現金,多者幾個億,少者幾百萬元。特別是這位敢于自稱南江地頭蛇的縣委書記,盡管僅僅是一個處級干部,但是,已查出貪污受賄兩個多億,對此,沒有藏現金千百萬是說不過去,也不現實的。

  秦亮帶著紀檢人員從二樓走下一樓,叫搜查人員拿著木棍對地板進行敲打,能否敲打出有暗藏的地下室。秦亮憑著自己多年對敵斗爭經驗,預料到這里有秘密地下室。而這類專門用于藏現金的地下室出口,一般都開在暗處,尤其是在衛生間或浴室較多。他拿著一條圓木棍進入浴室,對洗衣機旁邊敲了幾下,感覺響聲反應不同有異音,于是,他叫紀檢人員把洗衣機搬出浴室,再次敲打放洗衣機位置正中間,反應出來的回響,顯示出了下面有空洞。他馬上叫紀檢人員拿來工具挖掘,把蓋子打開,立即現出像洗衣機一樣大的洞口,下面是漆黑一團。一位紀檢人員打著手電筒進入地下室,找到了電燈開關,一打開開關,整個地下室燈火通明,其面積小于別墅。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個塑料旅行箱,這些旅行箱塞滿了地下室。

  秦亮率領人員下到地下室,他們動手打開一個個旅行箱看,盡是一梱梱每張一百元嶄新的人民幣、黃金;還有一大堆美元、英鎊。他們計算了一下,足足有二百多個旅行箱,除美元、英鎊外,僅人民幣就有近一億元。

  地下室的發現,鼓舞紀檢人員斗志,他們連續作戰,從地下室將這二百多箱人民幣搬到地面上,堆滿別墅大廳。

  當紀檢人員把二百多箱款搬上六輛汽車時,天空已大亮,東方地平線上,一輪紅日冉冉升起。他們不顧一整夜的疲勞,押著這一對狗男女,保護著六輛卡車款,精神抖擻返歸縣城。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