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讀書

王寶才:說“書評”

2019-11-12 16:06:10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王寶才
點擊:    評論: (查看)

  “書評”都是文人學者寫,名人行家評。我1997年由作家出版社出了一本書,叫《熱電廠的故事》,我是把書發給我工作的齊魯石化公司熱電廠每人一本以及公司內外我認識的人,見人就問意見和看法,有的三言兩語,有的滔滔不絕,也有人主動找我談,大都是溢美之詞,也有不同意見的。都是直來直去、鮮活生動、有啥說啥。我覺得這是很寶貴的書評,記滿兩個日記本,珍藏至今。

  “口頭書評”中,時任齊魯石化公司黨委副書記李安喜(后為中國石化領導)是我記憶最深刻的。我2000年5月20日記是這樣的:“·····李書記在電話里說:我看了全書的文章,有的看了兩三遍,全書充滿了對黨的熱愛,對祖國和人民的熱愛,對企業的熱愛。寫的很生動,寫的情真意切,表現出了我們的水平!每個部分都有各自的特色······倪萍出的書,我去開會的時候給了我一本,也是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我也只看了一遍。”

  實際上,本書雖然叫《熱電廠的故事》,但直接“熱電廠”并不多,不到全書的十分之一,而且都是一線工人,領導的事跡幾乎沒有涉及。我出書,廠領導都不知道。出書后我征求幾位領導意見,他們都感到驚奇。副書記趙東營就給我打電話:“老王,昨天晚上我看你寫劉俊卿那篇《人生苦短》報告文學,我都流淚了!你寫的很生動、很感人!”

  全國著名學者也對《熱電廠的故事》做過“書評”。其中一個是中共中央委員秦川同志,另一個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學術委員、全國政協委員喻權域先生。秦川同志1977年起一直擔任《人民日報》社長、總編,1988年當選全國人大常委。1964年在太原,我從書上知道抗日時期他主編《西北文化日報》等,是左聯作家,我以一個青年文學愛好者找他的。這本書發表了他給我的兩封信(332頁、395頁)。2000年11月30日我剛退休,與妻特意到京把《熱電廠的故事》給他送去。看到書他很高興,說:“揮毫當得江山助,不到瀟湘豈有詩。真正優秀的作品往往來自農村、工廠。”我說,書還沒有看呢,哪里有詩呀?大部分是些粗淺的議論。他說,你寄來的信及材料我都看了,文如其人,真實厚重!他已經是80多歲的老人了,談了一上午,仍思維清晰、敏捷。對黨、對祖國、對人民摯愛之情溢于言表。他說和工農作上朋友是自己的財富,尤其對企業宣傳工作者評價高,稱為上下溝通的“橋梁”,決策需要信息,而政策又決定著企業的面貌。“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臨別時,我希望他有時間看看《熱電廠的故事》,提提意見。他說:“一定要好好看看,看后寫信給你。”

  但我沒有接到信。我2001年5月、10月又去兩信及材料,到2002年前收到他一信,很短——

  “東才同志:信都收到。注意國企流失和下崗帶來隱患兩件已轉有關單位,能否采用,就不知道了。書正逐頁拜讀。祝全家好!秦川”

  在“逐頁”下畫兩個O,我想起他說身體、眼睛、耳朵不太好,使我很不安!我再不敢催。第二年夏到威海,我才聽到噩耗:他已于1月29日在京逝世!我真不敢相信!我自從退休后再沒有見過《人民日報》,已過半年并不知道,我悲痛不已!

  博導教授喻權域,早在1978年11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就在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等大報上發表文章,提出改革經濟體制的主張,被稱為是“中國最早宣傳改革開放的人之一”。1979年12月創辦《半月談》并任該刊主編。后任《人民日報》編委、總編室主任。我在《熱電廠的故事》引用了他的論述。因此書一出版,我就給他寄去一本。2005年我又把書中批判吹捧柏楊《丑陋的中國人》虛無主義的文章以及批曾國藩、評杜甫3篇原打印稿寄給他,希望通過他在大報刊發表。過了兩個多月,收到他退稿,上寫——

  改革不是虛無主義,也不是封建復辟,此三篇堅持歷史唯物主義,對當前歷史虛無主義做了有力的批判,很明快也很深刻,很有針對性,很值得我學習!但我不編刊多年,現無法找到同意發表的刊物。請見諒!  ——喻權域05.5.5

  我認為喻權域先生這段《書評》是真情實話。作為一個卓越的政治家,他敏銳的感到虛無主義的嚴重性。后來我才知道,就在2005年“兩會”前,他在北大一次講演中就已經提出批評歷史虛無主義問題了。

  喻權域同志是正確的,我們黨是不贊成虛無主義的。2013年中共中央《求是》雜志第一期發表《對歷史的自覺自信是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的基石》,對虛無主義做了全面、深刻、有力的批判,非常振奮人心。

  文章列舉了歷史虛無主義在政治上、史學上和文藝上形成的一系列具有挑戰性和危害性的理論和觀念。“其突出表現在于極力貶損和攻擊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全盤否定毛澤東領導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作用。這股政治的歷史虛無主義逆流,妄圖通過否定歷史來否定中國共產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中的歷史作用。”并號召我們旗幟鮮明地反對這股危害民族生存的政治逆流:“歷史虛無主義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社會思潮。歷史虛無主義的泛濫會把我們的歷史信仰和文化積淀吞噬掉,從而將我們推到一個沒有歷史和信仰崩塌的危險境地。因此,要旗幟鮮明地反對把存在的歷史虛無化、把黑暗的歷史漂白化、把潔凈的歷史抹黑化。”

  這篇文章很新鮮,但是我認為說的全是事實,而不是“漂亮的套話”,回答了現在很多迷惘,我們應該認真學習和貫徹。

  也不是都說《熱電廠的故事》好。我給一位年輕作家,他并沒有讀,但發表了《書評》,說:“有的沒有發表的文章,沒有可讀性。“

  其實沒有發表,原因是多方面的。如這篇批吹捧柏楊文,不僅全國知名學者喻權域教授肯定,我認識的幾位教授也都是肯定的。當時耿兆林教授主編的《企業文化》(山東省政府主管)同意發表。責任編輯某教授批:“此稿內容很豐富,但原書和材料我都沒見到,無法編,建議另找教授編輯”。我找賈守信教授(是我的老師)編輯,他編輯后簽署意見:“崇洋媚外是一種值得注意的思潮。中國的傳統文化亦不應該詆毀。本文針對這些論點提出了尖銳的批評,這是十分必要的。我認為本文觀點是正確的,論述也是透徹的,讀后有一定的啟發。本著“雙百”方針精神,可予發表。賈守信九三年九月六日”

  不過耿主編與有關編委商討,還是不宜在《企業文化》發表。因為該刊從沒有發表吹捧《丑陋的中國人》虛無主義文章。耿兆林教授特注明:“不宜發布,但并不是文章有什么問題”,還“建議向大學學報投送”。

  上述幾位教授對我“沒有發表”的,都認為是“可讀的”,但我自知水平并不高,只是那些“知識精英”急于推銷他們的虛無主義,根本不講事實和辯證法,非常低俗、淺薄,只要有點常識,都可批的他們無言以對、體無完膚。而我們這幾位教授也深切地認識到“歷史虛無主義的泛濫會把我們的歷史信仰和文化積淀吞噬掉,從而將我們推到一個沒有歷史和信仰崩塌的危險境地。”為了中華民族生存和發展,在當時“柏楊熱”的背景下,不怕擔事,敢于支持批判這種思潮,表現了他們高尚的愛國主義情懷!

  編輯那耘當時說:“你歌頌工人階級,現在有幾個工人花錢買你這本書呢?你這本書現在不會受讀者的歡迎的。因為社會的審美情趣不在這兒!我們幾個文人要改變社會的審美觀是不可能的,它是經濟和時代價值取向決定的。但你看問題比較深遠,比較尖銳,隨著社會的發展,以后有人看到這本書是會肯定的,這本書消滅不了!”最近兩年好像在印證他的話!此書共印3000冊,出版十幾年了,剩了幾百本,前年我帶到威海十幾本,也像那年一樣,在廠門口全部送給威海熱電廠職工。今年一個剛退休的支部書記輾轉找到我,要給我書費,握住我的手說:“有些我想說的話,你寫在書上了,比我說的更深刻!幾個職工都說是本好書!”去年我樓上新搬來一戶職工,我給他一本。他說,想不到是這樣一本書!一看中午飯都忘吃了,你寫的對,現在就是被“電子眼所代替”。今年夏天我認識了山大法學院一位教授,他只看了幾篇,說:你臧否時政沒有片面性,實話實說,很深刻。今天看很有現實意義,這書讀者是歡迎的!今年春節公司老年辦一位新干部剛看到此書,就說“閃爍著真理光芒”。不久前我還讀到山東青年女作家齊帆散文《涼水塔里的彩虹》:“我會不由自主地想起《熱電廠的故事》中寫的那個帶領建塔的黃向民”“心中裝著一道又一道彩虹。”十建新聞部主任郭云峰在在他的《王寶才來了》博文里談了對本書的看法。社區干部曹傳祿著文《寫出百姓心里話》。這些“書評”,令我難忘,使我安慰。

  王寶才(郭馳斌)
2013-11-7

  【后記】如有興趣,請百度一下“郭馳斌”,謝謝!

  2014補記:此篇文章時間跨度太長,寫成后,因為涉及到一些我在職時認識的領導干部、同事,我都發送給本人或其秘書,請他們審閱(逝世先人有的我已發送給其遺屬)半年多了,他們都沒有提出異議,我2013年11月7日公布。成文過程,為保證完全真實準確,我查閱了收到的信件和我本人當年的日記。因此作者為本文的觀點和真實性負全部責任!

  郭馳斌的博客(2014-09-15 11:59:59)發布,后被刪除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转发快手赚钱是真的吗 福州麻将圈 大量QQ号做什么赚钱 棒球比分 文科赚钱最多的 甘肃快3 网路最赚钱的是什么 传奇多少级赚钱吗 上古卷轴重制版赚钱 足球指数 按揭房怎么买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 微博热门赚钱 大通彩票游戏 全民红中麻将一元代理 港龙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