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

2019-11-13 14:29:23  來源: 黨的文獻  作者:苑朋欣
點擊:    評論: (查看)

  沂蒙抗日根據地為抗戰時期山東黨政軍領導機關所在地,由魯中、魯南、濱海三大戰略區組成,是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戰略中心。對沂蒙抗日根據地村政改造的研究,不惟對認識沂蒙乃至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有一定意義,而且還可以為我們了解中國共產黨在抗戰時期的根據地建設和農村社會治理提供一個特別窗口。

  一、村政改造的歷史背景

  在中國傳統鄉村社會,國家較為健全和正規的政權系統的設置一般只延伸到縣一級,鄉村士紳為縣以下鄉村社會的主導性力量。到國民黨統治時期,情況發生了一些變化。一方面,縣級以下乃至村落的行政體系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強化。

  1928年,南京國民政府在縣以下設置的行政編制為:區有區公所,設區長和區監察委員會;區下為村,村有村公所,設村里長和村監察委員會;村下為閭,設閭長;閭下為鄰,設鄰長。其中,村里長直接管理村莊事務。韓復榘執政山東時期,在縣以下區、村間又增設鄉(鎮)級行政組織,即區下為鄉(鎮),鄉(鎮)下為村。1933年,又在山東推行保甲制,規定:“保甲的編組,以戶為單位,戶設戶長,十戶為甲,設甲長。十甲為保,設保長。”保長為一村之長,保甲長人選規定為“推選”,但因“無恒產者”不得推選為保甲長,所以村公職只能由所在村地主、富農及富裕中農掌握。

  保甲制的推行,加大了國民黨政權向社會基層擴張和滲透的力度,也強化了對鄉村的社會控制。另一方面,隨著科舉廢、軍閥興,一向作為國家權力在鄉村“代理人”的士紳不是從村中“引退”,便是向城市流動,鄉紳階層失去了最基本的力量補充,傳統士紳階層走向衰敗。在國家政權滲入和鄉紳衰落這兩個方面的相互影響下,鄉村基層政治權力歸屬處于過渡狀態。這給地方上的劣紳和惡霸以可乘之機,鄉村基層政權漸漸落入劣紳、惡霸、痞子一類人物手中。

  沂蒙地區的鄉村社會也經歷了這種變化。從社會成分上看,“農村村政人員大多是地痞流氓和游民青皮一類的人物”,“真正忠誠老實的農民很少,有也是不掌實權”。抗戰爆發后,國民黨政權加委的基層政權負責人也多為地主、豪紳,一些不愿拋頭露面的地主、豪紳將村公職轉到地痞流氓身上而在幕后操縱,鄉村政權仍由封建勢力掌控。

  在韓復榘逃離山東后和日軍大“掃蕩”中,國民黨縣區以上政權紛紛垮臺。中國共產黨迎難而上,廣泛發動群眾,創建了沂蒙抗日根據地。然而,村一級的政權還掌握在過去國民黨政權加委的保甲長手里。

  中共魯南區委調查顯示,“地主往往是該村的統治者或者是一片的統治者”,“同時一般其本身是兼惡霸鄉保長等,有的直接進行統治,有的會使其爪牙(狗腿子)統治,而自作后臺”。濱海新收復區則存在著一種普遍現象,即多數村長是地主的“代理人”,少數是挨戶輪流的臨時村長。這些村莊統治者大都善于投機鉆營,充任村公職是為了追求私利。

  其一,存在普遍的貪污行為。如濱海區“贛榆村長訓練班180人中,沒有一個沒有貪污過”。

  其二,亂籌亂用地方經費,造成各村財政紊亂。雖然民主政府強調統收統支,但各村在教育經費、村經費、自衛團經費及招待費等項上依然自行其是,形成了籌集無范圍,攤派無標準,開支無限制,收支無賬目的混亂局面。村長往往在村中實行家長式統治,隨心所欲地籌集和支配村款,給群眾造成極為沉重的經濟負擔。

  其三,橫行鄉里、欺壓百姓。如費縣一個莊長宋金發仗勢欺壓鄉民,“一般民眾均敢怒而不敢言”。中共魯南區委也指出:魯南鄉村的“這些統治者往往是依勢欺人,或者與一片的封建勢力結合及以偽頑的勢力欺人”。

  其四,遇事應付,對上級政府的法令陽奉陰違。如一些村莊,“減租減息法令公布了,他們當作耳旁風”。合理負擔政策一到村就變了樣,還是按地畝攤派。而臨沭縣蛟龍區有一些村莊根本沒有實行合理負擔。

  其五,一些村公職人員甚至勾結敵人,破壞抗戰。如沂臨邊聯縣某村村長暗中破壞本村的農救會、婦救會,“當八路軍在孫祖和鬼子打仗的時候,他勸別人不要去幫助,并且自己暗地逃走”;沂南縣個別村公職人員竟“把抗日工作人員和抗日的資財無恥的獻給敵寇”。山東省戰時工作推行委員會秘書長陳明曾尖銳地指出:“成份最壞,教育最差”的就在鄉村政權,“而一切政令行不通的也就在鄉村政權,貪污浪費腐化最嚴重、最多的,也就在鄉村政權”。

  村政權是抗日民主政權中最接近群眾的基礎組織。上級政權的一切法令政策依靠它去實現,同時它又是直接反映民意、關聯群眾利害的機關。健全村政權是政權建設的基本問題。只有推翻封建勢力在農村的統治,改變地主、豪紳、地痞、流氓把持村政的狀況,真正建立起以貧苦農民為主體的村一級抗日民主政權,上級抗日民主政權的進步法令才能暢行無阻地推行,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才能得到維護。唯有如此,中國共產黨才能在艱苦的抗日戰爭中,贏得廣大農民的支持,完成民族解放的任務。

  二、村政改造的發展過程

  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具有明顯的階段性特點。隨著抗戰形勢的變化及根據地各級黨組織對其認識的不斷提高,村政改造經歷了一個從開展到逐步發展深入的過程。概括起來看,大體經歷了如下三個階段。

  (一)“初步的粗草的改造”

  1939年5月,日軍占領了沂蒙地區,原有的國民黨縣級組織紛紛潰散,區鄉級組織也不能執行抗日任務。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沂蒙地區陷入無政府狀態。在這緊要關頭,中共沂蒙地方組織響應中共北方局“脫下長衫,到游擊隊去”的號召,全力投入到發動群眾、組建抗日武裝、開展游擊戰爭的斗爭中。

  1939年夏,中共沂蒙地方組織遵照中共中央和山東分局的指示,在反“掃蕩”、反摩擦的艱苦斗爭中,開始了抗日民主政權的創建工作,建立了一批縣區級民主政權。到1940年夏,僅縣級政權魯中區就建立了10個,濱海區2個,魯南區8個。

  然而,“縣、區兩級民主政權雖然建立起來了,但村政權仍然為封建勢力所控制”。這些統治鄉村的舊勢力,“其政治態度是觀望的,敵人的勢力一到,便變為‘維持’,變為‘付糧納草’的順民政權”。由于沂蒙地區的黨組織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縣區政權建設上,以致“這時還是沒有顧到村政改造的,也還不暇顧到村政改造”。

  縣區抗日民主政權建立后,“抗戰民主的事業提高了一步,但如要這事業與廣大群眾密切聯系起來,則必須搞好村政,搞不好村政,抗戰民主是沒有鞏固基礎的”。正是基于這一認識,1940年6月,中共中央山東分局作出《關于政權問題的新決定》,要求“村、鄉政權應全部改選,盡量提拔工農分子及婦女擔任村、鄉、區長,防止富農、豪紳把持”。這表明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已認識到村政權改造的重要性,但這時仍未出臺村政建設的具體辦法。

  9月,山東省第一次行政會議決定重新劃分行政區域,并劃小縣、區、鄉,確定縣、區、鄉、村實行普選。接著,山東省戰時工作推行委員會秘書長陳明在全省行政會議上作了《山東抗日民主政權目前的中心工作》的報告,指出:改造與教育鄉村政權干部“是今天政權的最中心工作”,未改選的村立即改選,改選過了的亦應加以審查,“這個工作要在四個月內完成”。

  此后,村政改造工作逐步開展起來。但由于當時殘酷的戰爭形勢,加之一些黨組織對其重要性認識不足,村政改造僅在群眾基礎較好的少數地區進行,“四個月內完成”的改造任務自然未能實現。

  1941年7月,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提出《抗戰第五年的山東十項建設運動》,號召在區村實行自下而上的普遍的民主選舉。不久,山東省戰時工作推行委員會發出《關于響應中共山東分局建設山東抗日根據地十項建設運動號召的決定》,對村政改造提出了具體實施辦法,要求各地“未經選舉的進行選舉,選舉了已到期的實行改選,過去選舉了不合選舉工作要求的實行再選”,同時對各村村長實行輪流普訓,無論已改選、未改選的村長、副村長一律輪流受訓半月至一月。

  根據指示,沂蒙抗日根據地又連續開展了近三個月的村政改造工作。改造的方式,一般是先在村中發展積極分子,然后動員群眾,運用民主選舉產生新的村政負責人。然而,由于當時沂蒙地區的黨組織還“沒有把民主任務、民主工作及早貫徹到村”,“主觀努力不夠,又已開始處在頻繁的反‘掃蕩’戰斗中”,再加上“推行時間不長,推行范圍不大”,“所以效果是不大的,村政權基本上還是操縱在上層少數人手里,沒起到民主實質上的變化,基本群眾還沒有參加村政權”。

  1941年10月,山東省戰時工作推行委員會制定《關于村政組織與工作的新決定》,決定取消鄉一級行政組織,由區公所直接領導村莊;確定村為政權的基層組織,取消舊的保甲制,修正閭鄰制,實行行政村制,以村民大會和村民代表會議,為村政權之最高權力機關。隨后編發《村政工作講授提綱草案》,內容涉及村公所的設置、行政村的劃分、閭鄰制的修改、村政組織的設置、村政選舉的原則和方式等問題。

  根據上述文件,沂蒙抗日根據地的各級黨委政府提出了“一切工作在于村”的工作思路。在各縣區民主政府推動下,先后成立了縣區選舉委員會,還組織選舉工作隊輪流到各區村協助工作,村政改造取得了一些成績。如在1941年底魯中區完成了對中心根據地全部村莊的村政改造。魯南區在1941年底、1942年初亦有不少的改造。到1942年4月,濱海區已完成81個行政村的村選工作。

  然而,這時的村政改造仍存在不少問題。如有些主持村選的干部“對民主內容和實質掌握不夠”,“工作馬虎潦草”,動員選舉時甚至存在違反民主原則、強迫命令的行為,以致不少地方村選有名無實。

  如,某同志在沭水縣板泉崖區某村主持村選時,因為缺乏深入的政治動員,擔心選民不到會,于是派人在各街巷站崗,“命令村民進入會場開會,又沒有布置,主席和候選人都默不作聲,某同志只好一人包辦會場,從中國社會性質講起,講了一大套,一直到會場中群眾和選民們聽不入耳大半已經跑光了,這才馬馬虎虎的發了票”。

  再如,濱海區某縣選舉村長,“干部布置選一工人,結果選了個老頭子,干部竟異想天開,宣布有胡子的不要,推翻了大家的意見”。此外,各地大都沒能把人民的民主利益與經濟利益等問題密切聯系起來,出現了“與群眾的切身利害脫離——為民主而民主,為改造村政而改造村政”的現象。

  如魯中區某地村選時,正值春荒,在動員選舉時卻忽視了農民吃飯這一迫切要求,以致群眾說“腸子餓得貼著脊梁骨了,再民主就要斷了”脫離群眾的實際需要和切身利害而改造村政的做法,在當時沂蒙抗日根據地有一定普遍性。

  總的來說,這一階段,客觀上由于“蠶食”反“蠶食”、“掃蕩”反“掃蕩”的殘酷斗爭,主觀上由于一些黨組織村政改造經驗不足,同時又對民主內容和實質掌握不夠,村政改造實踐中存在不少問題。所以,這一階段的村政改造“只是初步的粗草的改造”,就是成績較好一些的地區,“也還是效果與努力不相稱”,“大多數基層政權還沒有掌握在基本群眾手里”,“不少封建上層分子都經過選舉的形式取得合法地位繼續統治,或運用一些聽自己支配的流氓爪牙,通過選舉的形式來統治群眾”。

  (二)“走入多種多樣的與群眾實際利益和要求相聯系的斗爭方式”

  1942年春,劉少奇到山東指導工作。在他的指導下,中共中央山東分局著重檢查總結了抗戰以來由于沒有足夠重視減租減息工作,未能把根據地人民群眾發動起來等問題。隨后,中共中央山東分局作出《關于減租減息改善雇工待遇開展群眾運動的決定》,減租減息運動在沂蒙抗日根據地轟轟烈烈開展起來。“有了群眾的減租減息運動,從群眾的切身利害啟發了群眾的自覺,提高了群眾的覺悟,群眾才真正以自覺的政治力量參加村政權。”

  在減租減息運動中,群眾民主斗爭的熱情十分高漲,這就大大推動了村政改造工作。據不完全統計,至1942年底,在沂蒙抗日根據地改選村莊中,魯中區共計608村,濱海區共計772村。如除游擊區不計,基本區改造過的村莊占總數80%以上。“雖然這些改造,還是有很多毛病的,有的還不夠徹底,但與過去封建的統治是有了很大的區別。”

  這一階段,各地大都自上而下建立了由黨政軍民及開明士紳組成的選委會,領導選舉工作,制定了標語口號。“莒縣還自印了好多宣傳品,還有入場證選票等,制定了擴大民主實施方案大綱,及選舉工作宣傳大綱”,“并確定群眾基礎好的地方實行普選,差的地方實行代表選”。“一般的都是開村民大會,士紳名流座談會,還有些村子召開群眾團體會議,并村級干部會議等,還制訂了村選步驟”。

  如在濱海區,“村選時每村按工農青婦劃分公民小組,打破以戶為單位的界限,15人以上為一組,每組選組長一人負責”,“由區選委會提二分之一候選名單,村民大會再提二分之一”,“個別文化程度高的村莊用票選,一般都用口票選(公民秘密用口選為票,人替寫)”,“還有香頭點名(把香燒著,贊成誰,在誰名字上燒一孔)、豆選方式”。

  各縣干部也都主動幫助工作,“莒南、臨沭、贛榆、沭水等縣政府并能走一村做一村,各縣也能按步驟耐心深入的去調查研究、開會改選”。在選舉中還創造了一些好的辦法,如莒縣在群眾基礎好的地方“不提候選人名單,而由公民自己提,結果選的很好”。“大部分群眾認為選了壞人對自己不利”,認識到“非選好莊長不能為自己謀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在深入開展減租減息運動后,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在改造中,沂蒙抗日根據地“逐漸打破了過去的形式主義、為村選而村選的老一套辦法,而走入多種多樣的與群眾實際利益和要求相聯系的斗爭方式”。主要有“結合反貪污斗爭、結合減租減息增資運動、結合整理自衛團民兵的斗爭、結合文化運動進行村政的改造”。

  如1942年8月間的“一周內,贛榆朱孟區、吳山區、玉河區,莒縣相地區、仕溝區、延邊區、良店區,海陵、沭水、臨沭等縣群眾反貪污改造村政權斗爭,陸續發生20余起”。到1942年底,臨沭縣在減租減息增資運動中改造村政的便有17個村,此外,從整理自衛團民兵的斗爭以及文化運動中,“都創造出很多改造村政的新鮮方式”。

  為使村政改造工作順利開展,1943年11月,中共中央山東分局發出《關于今冬明春民主工作的指示》。指示提出:“村政權的改造,是今天根據地內民主建設的最基本的一環,也是農村中黨的支部的主要工作,應與反貪污的斗爭、群眾組織的整理、村支部的改造、減租留顧(雇)、冬學、生產運動同時配合進行。”1944年4月又發出《關于開展民主運動的決定》,要求全省開展普遍深入的民主運動,特別提醒各地“應該注意將這個民主運動和根據地的生產、查減運動和邊沿游擊區對敵斗爭緊密的結合起來”。

  這些指示和決定進一步推動了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到1944年6月,在濱海區的總計3509村中,民主村已有1241村,占35%;形式中間村1056村,占30%;封建村1212村,占35%。在魯中區的自然村1394村中,民主村319村,占23%;形式中間村785村,占56%;封建村290村,占21%。另外,在行政村578村中,民主村223村,占39%;形式中間村272村,占47%;封建村83村,占14%。魯南區各村中建立了村政委員會進行集體領導的共計295村,占10%。通過民主改造的村,“便于特務和舊勢力統治的保甲制全部取消了,部分的廢除了便于封建統治的舊閭鄰制,初步實行了民主集中制,開始建立了有些集體領導科學分工味道的村政委員會,在村里出現了歷史上從來未有過的民主制度、民主形式”。在民主改造的同時,根據地還利用農閑和日軍“掃蕩”前的空隙,用訓練班的方式,教育、訓練新選的村干部,進一步提高村級干部質量。

  這一階段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雖取得了很大成績,但也存在一些問題。如個別地方對村選的宣傳不夠深入,致使一些群眾認為“選舉是士紳名流的事,咱們窮老百姓不需要參加”;再如,在贛榆縣門河區,民政助理員在進行選民登記時,“說18歲至45歲才有公民資格,其余皆無公民權利,老百姓當時就有些恐慌,誤認為抽壯丁”;也有村莊選舉后,把工作都推到莊長一人身上,“一些糧食柴草支差問題,都找莊長,而莊長派別人不動,只好自己干,結果不但莊長忙不了,東奔西跑,而且還做不到什么成績,威信也不夠,有時還打莊長”,“故群眾個別的有這樣反應,當莊長是罪人,在選時政府又不叫選壞人,好人當莊長挨打受罪”。

  盡管這一階段的村政改造已經注意到把人民的民主利益與其他利益聯系起來,但還是基本采取了和平改造方式。由于沒有在群眾運動中開展激烈的反封建斗爭,僅僅單純地由政府命令、自上而下進行,區域上又主要集中在老根據地,實際改造仍不夠徹底。就整個沂蒙地區來看,“村政由封建勢力把持操縱或有形無形支配的,事實上還超過半數。換句話說,就是封建勢力在村政中還占著優勢,削弱封建勢力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所以,必須深入發動群眾,采取自下而上的群眾運動的形式,才能徹底改造村政。

  (三)發動群眾進行激烈的反封建斗爭,實現村政的徹底改造

  1944年6月以后,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抗戰形勢已根本好轉,沂蒙軍民連續對敵發動了大規模的攻勢。伴隨著軍事上的勝利,根據地不斷地恢復和擴大。然而整個沂蒙地區的村政改造工作,遠遠跟不上形勢的發展,封建勢力有形無形支配政權的現象并沒有根本改變。

  要實現村政的徹底改造,必須從發動群眾運動做起,“群眾動不起來的村政,改造必定是不徹底、不鞏固的”,而“啟發群眾運動的中心一環”就是滿足群眾的切身利益、迫切要求。但是群眾的切身利益、迫切要求“不是能夠和平得來的,必須經過激烈的反封建斗爭”。“不打爛封建勢力牢固的囚籠,廣大人民沒有擺脫他們身上的羈絆,便不可能建設新民主主義的政治。”因此,只有發動群眾,進行激烈的反封建斗爭,徹底推翻封建勢力在農村的統治,才能真正完成村政改造的任務。

  1944年7月,中共中央山東分局發出《關于七八九十月群眾工作的補充指示》,強調要在群眾運動中,進行反貪污、反惡霸、反黑地的群眾斗爭。為了推動群眾運動的發展,8月,山東省戰時行政委員會發布《關于查減工作的訓令》,指出:“群眾不真正起來,民主政治是不可能徹底實現的,村政是不可能徹底改造的”,要求“那些仍舊或明或暗把持在封建勢力手中的政權,必須在群眾運動中取消,改造成基本群眾為主的民主政權”。

  1944年冬,山東省第二次行政會議召開,再次提出:“真正徹底的改造村政,必須從群眾運動做起”,村政改造的總目標是“使根據地的全部村莊做到真正具有民主實質,民主精神,干部能有民主作風,人民能運用民主制度,過民主生活”。1945年4月,中共中央山東分局發出《關于開展民主運動的決定》,提出要“在此次民主運動中使村政中的基本群眾占優勢”。5月,山東省戰時行政委員會又發布《關于開展民主運動的訓令》,要求通過民主改造,力求根據地大部分村莊“均能為抗日民主的堅固戰斗堡壘”。

  根據上述文件和指示,各地以縣為單位,制定出改造計劃,并大膽地發動群眾,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反封建斗爭。在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和山東省戰時行政委員會的領導下,沂蒙抗日根據地這一階段的群眾斗爭,比起前兩個階段,群眾發動得更廣泛、充分,斗爭進行得更深入、徹底。這就為徹底改造村政創造了條件。

  這一階段,沂蒙抗日根據地村政改造的基本方針是走群眾路線,各地“有了群眾條件之后,再把民主選舉改造村政的問題通過群眾廣泛的醞釀,然后再根據不同村莊提出不同具體要求”。從步驟方法來看,一般是先將根據地的村莊劃分為“封建統治村”“形式中間村”“民主改造過的村”等類型,然后“根據不同類型,確定不同的工作步驟”。

  結合群眾運動,在群眾激烈的反封建斗爭中開展村政改造,是這一階段村政改造的一個顯著特點。在有群眾組織的村莊,一般是動員群眾參加斗爭會,“工會、農會、青救會、婦救會、婦女識字班、兒童團、民兵各按系統排隊分布會場,唱歌,貼標語,呼口號”,“以群眾的力量,使村的一般貪污和惡霸者悔過,向農民低頭”。

  據濱海區6個縣的統計,有258村開展了反惡霸鄉保長、村長的斗爭。從1944年8月到1945年5月,魯南區發動群眾進行了5459次斗爭。在這種情況下,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有了很大進展。如到1945年5月,魯南區在8個月的群眾運動中,改造1322個村政權。到抗戰勝利時,根據地中心區基本上完成了民主改造,新收復區的改造也在轟轟烈烈地進行之中。在各級黨組織的領導下,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成為減租減息運動之后“又一個廣泛的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整個新民主主義的政治工作,因此更深進一步”。

  當然,這一階段的村政改造也出現過一些問題,主要表現為群眾反封建斗爭中出現的過火現象。此外,一些地方僅以單純的人事更迭來理解和執行村政改造,沒有認識到這是一場政治教育與思想建設的長期斗爭,忽視村干部的教育,對村政實際幫助和領導不夠。這些問題都顯示出村政改造的復雜性和長期性。

  三、村政改造的影響和作用

  總體來看,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沂蒙抗日根據地的舊政權改造和新政權建設是比較成功的。通過民主改造,根據地農村政權真正掌握在了黨和人民手中,村干部的工作能力和積極性大大提高,群眾的民主意識顯著增強,對于推動根據地經濟、文化建設,鞏固和發展抗日根據地,實現中共對農村社會的有效治理,都產生了重要的影響和作用,沂蒙抗日根據地廣大農村的面貌由此發生了深刻變化。

  (一)村干部的工作能力大大提高,村民抗戰熱情高漲,涌現出眾多抗日堡壘村、模范村通過村政改造,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干部的工作能力和積極性得以增強。

  過去,村中貪污浪費、隨意攤派、欺壓群眾的現象比較多,“改造后的村級干部的積極精神和模范作用,為一般人民所欽感”。“如沭水某村新村長當選后,首先號召開辦農民合作社,三天內募集股金2000余元;莒南某村新村長當選后,三天即借糧濟貧,共募得糧食100余斤,借糧860斤,救濟了15戶貧民,繼又整理了自衛團、游擊小組,實行備戰藏糧、站崗放哨。”

  村干部敢于斗爭、勇于擔當的意識也大大增強。如濱海區“王白村村長,在任何情況下能堅持工作,也不叫苦,介溝官莊莊長也同樣,山西頭莊長,雖有病吐血,但對工作仍未稍懈”。在1941年日軍大“掃蕩”中,沂南縣479個村子,“能堅持工作者僅有9%,與敵妥協的就有197村”。但改造村政后,在1942年的日軍“掃蕩”中,“不能堅持工作的村莊只有5%了……而叛變投敵的現象,則完全絕跡了”。這些鮮明的對照,充分顯示了改造村政的重大意義。

  村政改造的成功實踐還激發了廣大村民的抗戰積極性。在沂蒙抗日根據地村政改造中,村民參與抗戰的積極性高漲,一時間涌現出大批不畏強敵、浴血奮戰的抗日堡壘村、模范村。1941年12月20日,沭水縣淵子崖村村民在村長林凡義的帶領下,和1000多名全副武裝的日偽軍,整整激戰了一天,消滅日軍100多人,贏得了“抗日楷模村”的光榮稱號。延安《解放日報》發表社論,稱他們樹起了全國“村自衛戰”抗擊敵人的典型。這只是村政改造后廣大村民發揚民眾威力,保衛抗日根據地的一個縮影。

  事實上,在沂蒙抗日根據地,全體村民前仆后繼、不怕犧牲、英勇抗擊日軍的村莊遍布蒙山山麓、沂河兩岸,成為保衛抗日根據地的重要力量。可以說,如果沒有村政權的改造,全民抗戰的局面就不可能快速形成。村政權的成功改造為后來抗日戰爭的勝利提供了重要基礎和保障。

  (二)鄉村民主意識空前活躍,新民主主義的村政在根據地已經出現

  千百年來,在封建統治階級壓迫下,廣大農民民主意識淡薄。沂蒙抗日根據地村政改造和民主運動的開展,啟發了農民的民主意識,群眾參與政治的主動性空前高漲。如莒縣高莊“在選舉那天,每個老百姓都像家里辦喜事一樣的歡欣鼓舞。到選舉的時候,家家都鎖上了大門,男女選民差不多都到會場了”。莒縣壟障莊群眾選舉時,村選委員會在選舉名單上漏寫了王某的名字,他便怒氣勃勃前去質問:“我既不是漢奸罪犯,又不是有神經病,那么為什么不給我登記呢?”沭水縣王莊村選時,有人提出萬某做候選人,全場的婦女選民們都異口同聲地表示反對。看到這種情況,“一個老大娘因此喜的眉飛色舞”,她說:“俺一輩子可沒有見過這樣的事。”“而個別好的村莊……如濱海莒南XX區X村選舉時,到公民96%”,“白發蒼蒼的長者與佝僂著身體的老大娘都扶杖出席選舉,不愿放棄自己一份公民權,也是中國歷史上從來未有的現象”。民主村選提高了農民參加民主斗爭的熱情,促進了農村民主氛圍的形成。

  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嚴重打擊和削弱了農村的封建勢力。通過民主選舉,“過去把村政權放任給一些地痞流氓封建勢力把持包辦、魚肉村民的現象”不存在了,基層政權掌握在基本群眾手里。如沂臨邊中心地區村級干部成分比例是,貧農62%、中農25%、富農12%、地主1%;莒南、臨沭、贛榆三個縣新選村長648人,其中工人占2%,貧農占28%,中農占45%,富農占16%,地主占3%,商人占2%,其他占4%。以貧苦農民為主體的村級抗日民主政權真正建立起來。

  村政改造后的農村政權有了更加廣泛的群眾基礎,改變了千百年來少數人壓迫多數人的狀況,農民從政治上翻了身。“新民主主義的村政,在根據地已經開始實現著”,“有的不但有了民主形式、民主制度,還有了民主實質,還有相當的民主精神、民主作風。這是與敵區不同,與頑區不同,與大后方不同,為中國歷史上任何時期所沒有過的”。

  (三)推動了根據地經濟、文化教育事業的發展,改變了農村面貌

  在村政改造中,沂蒙抗日根據地開展多種多樣的與群眾實際利益和要求相結合的改造方式,不僅調動了農民參與政治的積極性,而且大大提高了他們生產的熱情。改造后的村莊按照上級指示,在村干部帶領下,紛紛成立變工隊、互助組,興修水利,開墾荒地。如在1945年大生產運動中,魯中區組織變工互助23153組,魯南區8571組,濱海區14771組;魯中區打井6912眼,魯南區511眼,濱海區1118眼;魯中區開生荒19831畝、熟荒29922畝,魯南區開生荒104175畝、熟荒7591畝,濱海區開生荒3070畝。農民生產熱情被調動起來,推動了抗日根據地的經濟建設,改善了農民生活。

  在改造村政的群眾運動中,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文化教育事業也蓬勃發展起來。當時各村普遍建立了冬學、識字班、讀報組等文化學習組織。1942年11月,魯中區結合村政改造開展冬學運動,到1943年春,舉辦冬學2400處,學員64699人。1943年濱海區辦冬學2027處,學員72398人;到1944年底,僅莒南、莒中、日照三縣參加冬學、識字班的就達399974人。各村還開展了有地方特色的各類文娛活動,活躍了根據地文化建設。如中心根據地普遍成立了農村劇團,表演節目,學唱抗日歌曲。春節前后,根據地到處鑼鼓喧天,婦女們穿得花花綠綠,扭秧歌、踩高蹺,處處展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新氣象。

  (四)抗日民主政府的政策法令得到有效貫徹,提升了中國共產黨在農村的影響力、號召力

  村一級是抗日民主政權的基層組織,“抗日民主政府一切政令是通過村政與廣大群眾結合起來的”。如果村政不良,政府的政策法令也就無法得到有效貫徹。在改造村政的過程中,不少地方“把過去在一些地痞流氓、封建惡霸手里的政權交回到公正人士及被壓迫階層的手里”,樹立了基層群眾在村政中的主體優勢。如此一來,抗日民主政府的政令能夠直接到達村莊,保證了法令政策在基層的及時落實和切實貫徹。

  村政改造后,政府的合理負擔政策、減租減息法令都得到了很好的貫徹。像“在征收田賦、公糧工作上,往往只要幾個鐘頭就可以完成一個行政村的征收工作”,“這不僅提高了村長的工作熱情,而且大大的增強了村政工作的效率”。

  村政的好壞直接影響著群眾動員的情況。村政改造徹底的村莊,擁軍優抗活動也是搞得有聲有色。在抗日民主政府號召下,群眾紛紛訂立擁軍公約、擁軍計劃,對軍隊進行慰問、慰勞。他們還遵照上級要求優待抗屬,撫恤烈屬,替他們種地、挑水、做零活,捐助糧食、蔬菜、肉食,幫助貧苦抗屬烈屬等。在村政權的組織動員下,群眾積極配合八路軍作戰,支援前線。

  1945年6月,魯中區發動夏季攻勢作戰,僅一個區即“動員民兵1800名、民工1200人,協助主力部隊參加戰勤工作”。經過民主改造的村莊,征兵工作都能超額完成計劃。在1945年春天參軍運動中,“濱海區完成9366人,達到原計劃的128%;魯中區完成7500人,為原計劃的150%”;“魯南區也在4000人以上,都達到了計劃的數字”。

  村政改造的目的是建立一個抗日民主的基層政權。所以,它絕不僅僅是單純的人事變更,而是政治制度的完全變革。通過變革,農民在政治上翻了身,把抗日民主政權當做自己的政權,積極踴躍地響應中國共產黨的號召,深刻地影響了抗日戰爭乃至中國革命勝利的進程。

  總之,在艱苦的抗戰歲月里,沂蒙抗日根據地各級黨組織在中共中央和山東分局的領導下,比較成功地完成了村政改造,在廣大農村建立起新民主主義的村政,實現了對抗日根據地農村社會的重新建構和有效治理,實現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民主,維護了農民的切身權益,贏得了廣大群眾的支持。

  沂蒙抗日根據地的村政改造是全國各抗日根據地村政改造的一個縮影,其村政改造的具體實踐及其經驗,是中國共產黨發展歷程中的寶貴財富,它所探索的基層民主政治的具體實現形式,為以后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基層民主政權建設奠定了重要基礎。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什么工作赚钱6 陕西快乐10分 百搭麻将百搭图片 让分胜负 gif制作赚钱吗 传奇彩票安卓 哈尔滨麻将群不要押金 趣赢彩票群 鼎鼎彩票苹果 gta5炒股赚钱攻略详细pc 上海时时彩 做恒指期货到底能不能赚钱 310v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淘宝竞彩比分有错 jdb龙王捕鱼程序设计 成都熊猫麻将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