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姚忠泰長篇小說連載:《跨世紀的紅土情緣》(98)

2019-07-12 09:47:3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姚忠泰
點擊:    評論: (查看)

  三、繼續革命

  98

  逝者已逝,活著的人還得繼續生活。

  滕春芝老人去世一段時間之后,蘇玉蓮逐漸從喪母的悲痛中走出來。作為一名黨員干部,她有自己的職責。這天,她從公安局辦公室報紙上面得知,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代主席、人大副委員長董必武逝世,全國各地下半旗哀悼。這樣一來,蘇玉蓮所在的南昌市公安局也要舉行追悼活動,而她是公安局辦公室主任,需要著實地忙碌一陣子了。

  董必武同志是一位老革命家,1886年出生于湖北一個黃安農民家庭,曾經參加過黨的“一大”,后回武漢負責建立湖北省的中共黨組織,成立了中共武漢工作委員會。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時,他參加籌備建立國民黨湖北省黨部,擔任執行委員。1926年,在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候補中央委員,同時,擔任中共湖北區執行委員。1928年,赴蘇聯莫斯科學習。1932年回到國內,進入中央蘇區工作,擔任中央工農檢查委員。1934年,當選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擔任蘇維埃中央政府最高法院院長,接著參加長征。到達陜北以后,擔任中央黨校校長。1937年9月到達武漢,擔任長江局委員。1938年,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當選中央委員。1943年,周恩來奉命由重慶撤回延安,董必武肩負起領導中共南方局的重任。1945年,他代表中國解放區人民參加舊金山聯合國制定憲章會議。回國以后,擔任中共代表團成員,參加了國共兩黨的談判。1947年4月,擔任中央工作委員、華北財經辦事處主任、中央財經部長、華北財委主任。1948年,擔任華北聯合行委主任。1949年10月,擔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院副總理兼政法委員會主任。1954年,擔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全國政協副主席。1958年,在中共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央監委書記。1959年開始,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代主席。1975年,擔任四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是中共七至十屆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第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

  董必武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堅定的無產階級戰士,畢生為人民嘔心瀝血,個性平和與人為善,雖然一輩子留著胡須,卻始終保持儒雅書生本性。對于這一位革命終身公仆本色的忠厚長者,趙洪濤一直就很欣賞。

  中共江西省委、省革委會為董必武同志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趙洪濤和公安廳有關人員都參加了現場布置工作。追悼會現場氣氛莊嚴肅穆,大家心里十分悲痛。

  這年秋末,電臺廣播消息,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忠誠的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反修防修戰士康生同志不幸在北京因病醫治無效逝世。全國各地下了半旗,以示沉痛哀悼。江西省為康生同志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趙洪濤又參加了現場布置工作。

  康生同志1898年出生于山東省膠達縣一個農民家庭,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上海從事黨的地下工作和特科工作。1933年,奉命去蘇聯莫斯科,是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主要負責人之一。1934年初,在中共六屆五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1937年12月,回到延安,擔任中央社會部長、中央書記處書記。1945年7月,在中共七大會議上當選為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1950年開始,因為身體不適,很長一段時間休養。1956年5月,在中共八大會議上當選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文化大革命期間,擔任中央文革小組的顧問,在黨的八屆十一中全會和九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務委員,十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務委員,黨中央副主席。

  早在延安時期,趙洪濤就好像見過康生這位老同志,那一次是毛澤東主席帶領中央領導同志參加延安地區的群眾集會,而且他們站在臺上先后講話。當時康生同志非常嚴肅,穿著一套黑色中山裝,上衣口袋插著一支鋼筆,頭發稀疏,戴著一副圓框眼鏡,目光犀利,嘴唇下面留著一撮稀疏胡子,很有政治家氣質。而事實上康生是黨內著名的理論家,曾經主持寫作《九評》前往莫斯科與蘇聯修正主義叛徒集團進行辯論。康生還是文物鑒賞方面的行家,擅長畫畫并且能夠雙手各握一支毛筆寫出漂亮的漢語書法。

  一年之中,黨中央接連失去兩個老革命常委,是很不幸的事情,九州同哀,接連兩次全國下半旗。國家遭到損失重大,人民十分悲痛。報紙上面印著的大黑體字,配以逝世者的黑色遺像,讓人感到壓抑,趙洪濤戴慶嵐夫婦、鐘化勇蘇玉蓮夫婦都是這樣。空氣,顯得特別凝重沉悶。

  這個時期召開的四屆人大會議,通過了周恩來總理提出的在本世紀內實現工業、農業、國防和科技四個方面的現代化。當時,毛澤東主席一直是在與疾病作斗爭、帶病堅持工作的。在他的指導下,對文革以來被關押審查的數百名干部解除監禁,分配工作。在這一年里面,毛澤東主席在與DXP的右傾翻案風作斗爭的過程中,進一步闡述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上半年,針對反經驗主義,毛澤東主席主張進行教育,并且提出三個原則:要搞馬列主義,不要搞修正主義;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下半年,由于周恩來總理病重,中央日常工作由DXP主持。他見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身體都不行了,就大膽刮起右傾翻案風,以全面整頓為名,借口查處派性斗爭,來壓制造反的左派。毛遠新向毛澤東主席報告了DXP的錯誤言行。毛澤東主席經過一番考慮,要DXP對文化大革命作出決議,DXP拒絕了,說自己不了解具體情況。毛澤東主席接著發出指示,批判DXP的“三項指示為綱”,指出:“階級斗爭是綱,其余都是目。”他說:“文化大革命基本正確,有所不足。七分成績,三分錯誤。文化大革命犯了兩個錯誤,即打倒一切和全面內戰。有些地方搶了槍,多數是發的。打一下子,也是一個鍛煉。十多年沒有打仗了,但是打死了人,而且沒有及時搶救傷員,這樣做很不好。”

  關于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毛澤東主席曾經在談話之時告訴身邊的吳旭君護士長等工作人員:“我多次提出主要問題,他們接受不了,阻力很大,我的話他們可以不聽。這不是為我個人,是為將來這個國家,這個黨改不改變顏色,走不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問題。我很擔心,這個班交給誰我能夠放心。我現在還活著呢,他們就這樣! 要是按照他們的做法,我和許多先烈畢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諸東流了。我沒有私心的,我想到全國老百姓受苦受難,他們是想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眾,不能讓他們走回頭路吃二遍苦。建立新中國死了多數人?有誰認真想過?我自己是認真想過這個問題的。”

  秋季樹葉紛紛飄落的時候,毛澤東主席心里滿懷凄楚,明白全黨全國人民的命運在自己去世之后,將會急轉直下。同時,毛澤東主席還想起了生病住院的革命老戰友周恩來總理。早年那么充滿生命激情的毛澤東主席,這時確實感覺有些力不從心,老人家拿出了紙和筆,填詞一首《訴衷情·贈恩來同志》:“當年忠貞為國籌,何曾怕斷頭?如今天下紅遍,江山靠誰守?業未竟,身軀倦,鬢已秋。你我之輩,忍將夙愿,付與東流?”言為心聲,詩詞是作者在抒發內心深處的思想感情。毛澤東主席很久沒有填詞了,早期詩詞風格多半豪邁高亢雄壯有力,眼下國家大事紛繁錯綜復雜,他的內心里面充滿憂患意識。天不假年,偉大領袖和導師毛澤東主席生命也有期限。真乃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也許毛澤東主席填了這一首詞以后,并沒有讓周恩來總理看見,因為毛澤東主席知道,周恩來總理患著重病住在醫院病房里面接受治療,情緒不能過于悲傷。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這兩位世界級偉人,都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楷模。

  這些發生在首都北京上層的政治內幕,趙洪濤是通過分析黨內高干內部資料里面的情況判斷出來的。在冬天結束的時候,趙洪濤擔任了江西省主管政法的革委會副主任。他這一個副主任的職務,相當于文革結束以后的副省長。

  (待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