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姚忠泰長篇小說連載:《跨世紀的紅土情緣》(83)

2019-06-29 09:57:55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姚忠泰
點擊:   評論: (查看)

  二、江山紅遍

  83

  趙志強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不時能夠獲知部分上層內幕。其中有些工作矛盾,非常激烈。

  12月15日,中共中央委員會在北京召開了中央“四清”工作會議。召開這次會議之前,在休息室內DXP告訴毛澤東主席:“這會議不重要,你不用參加。”LSQ加上了一句:“你要參加也可以,但是在會上面就不要發言了。”剛從外面走近門口的周恩來總理聽見,感覺驚詫莫名。

  當著LSQ和DXP的面,毛澤東主席反問:“為什么我不能參加會議,不能發言?”LSQ和DXP見毛澤東主席生氣了,才沒有再阻止。周恩來總理進入休息室里面,勸慰著毛澤東主席。

  會議開始以后的前半個月的每日中,LSQ總是打斷毛澤東主席的發言。直到有一天,毛澤東拿來《中國共產黨黨章》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兩本書,在會場坐下以后,當眾公開申明著說:“我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有權利參加黨的會議;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也有權利發言。然而,會前就有一人不讓我參加會議,還有一人不許我發言,你們大家評評理吧!”毛澤東的話剛結束,一些軍中將領都怒不可遏地站了起來,他們是要為自己的統帥鳴不平,討回公道。

  毛澤東見狀,心里稍微得到一些安慰。他也不愿事情鬧大,損害黨的團結,于是沒再說什么話,更沒點名是誰不讓參加會議,誰不許發言。他只是轉過身去,離開會場。

  中央組織部長AZW是LSQ的老下屬,也是被LSQ親手提拔起來當上組織部長的(當年LSQ扳倒饒漱石,代之以AZW)。AZW私下里悄悄提醒LSQ,要注意政治策略。LSQ一聽言之有理,趕緊在會上做了自我批評息事寧人。然而,LSQ并沒有到此為止。在接著召開的會議上,LSQ又要堅持自己主張。

  毛澤東認為,“四清”的主要矛盾是群眾與走資派的矛盾......

  LSQ認為,“四清”的主要矛盾是“四清”與“四不清”的矛盾......

  在“四清”問題上,兩位領導人針尖對麥芒。會場氣氛,顯得異乎尋常緊張。與會人員,幾乎全都屏住呼吸。

  經過激烈辯論,毛澤東駁倒LSQ。這個結果,是順理成章的。真理,越辯越明。

  這一次“四清”工作會議,終于通過了毛澤東主席親自主持制定的《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簡稱《二十三條》)。

  《二十三條》肯定了絕大多數干部好或較好,要盡快解脫他們,逐步實行群眾、干部、工作隊“三結合”;要走群眾路線,不要搞人海戰術;“四清”要落實在建設上面,增產是搞運動的標準之一。這些規定,糾正了LSQ主持“四清”工作導致各地產生的過左錯誤。過左或者過右,都是錯誤。

  《二十三條》強調運動中的性質,是解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矛盾。運動重點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種當權派有在幕前的,也有幕后的;支持他們的人,有的在下面,有的在上面,甚至有在省和中央部門工作的一些反社會主義的人。毛澤東主席還在內部批示中指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領導人,是官僚資產階級的壞干部,是已經變成或者正在變成吸工人農民血的資產階級分子。官僚主義者階級與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之間,是兩個尖銳對立的階級。

  《二十三條》還規定,全國城市和鄉村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從今以后一律稱作“四清”(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運動。到1966年春天,全國約有三分之一的縣、社進行了“四清”,國營工業和交通系統開展運動的單位約占總數的百分之三十九,財貿文教等部門只在少數單位中試點。歷時三載多的城鄉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糾正了干部多吃多占、強迫命令、欺壓群眾等作風和集體經濟經營管理方面的許多缺點,打擊了貪污盜竊、投機倒把和剎住封建迷信活動等歪風邪氣。

  到了年底,公安部主要負責人發生變動,羅瑞卿被撤銷黨內外職務,由謝富治擔任公安部長兼公安部隊司令員。羅瑞卿之所以被撤職,主要是因為他與林彪有很深的矛盾,而且,林彪夫人葉群還在其中起了破壞作用。林彪夫妻合謀,采取突然襲擊方式打敗對手羅瑞卿。謝富治是一位軍政雙全的高級將領,這次是由老布爾什維克康生推薦上去的。

  趙志強張向榮老兩口、戴志成袁淑琴老兩口、趙洪濤戴慶嵐小兩口、鐘化勇蘇玉蓮小兩口、李漢光鐘春蘭小兩口、王慶豐趙清萍小兩口,作為黨員干部,都參加了這一次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他們在教育群眾的同時,自己也受到了教育。通過批評和自我批評,不斷提高了自身素質,改進工作,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反對走資本主義道路。趙志強是在工廠搞社教,張向榮是在北京市近郊搞社教;戴志成是在吉安地委搞社教,袁淑琴是在吉安衛生系統基層部門搞社教;趙洪濤是在江西省公安系統搞社教,戴慶嵐是受組織委派臨時幫助南昌市政府附近基層居委會搞社教;鐘化勇是在公安農場搞社教,蘇玉蓮是在南昌市公安局系統搞社教;李漢光是在學校搞社教,鐘春蘭是受縣委派遣臨時幫助農村基層搞社教;王慶豐在北京市遠郊農村搞社教,趙清萍在北京市近郊農村搞社教。這一次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極大地促進了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發展形勢。

  在美蘇加緊反華的軍事競賽情況之下,我國經濟工作備戰問題擺到了重要議事日程上來。大規模的三線建設開始布局。從備戰角度考慮經濟建設,不單是工業建設布局的調整。毛澤東主席提出“備戰備荒為人民”的口號,尤其著眼于發展農業和調整地方建設的積極性。他說:“第一是備戰,人民和軍隊先有飯吃有衣穿,才可打仗。第二是備荒,如果遇上荒年,地方無糧棉油等儲備就糟了。一旦遇到戰爭,困難就會更大。局部地區的荒年,任何一個省內都是不可避免的,幾個省合起來,就是更加不可避免。第三是國家積累不可太多,要為人民群眾至今吃不飽穿不暖作想,再則為全體人民分散儲備以為備戰備荒之用作想,三則更加要為地方積累資金用于擴大再生產作想。”他還說:“我們有過竭澤而漁(高征購)和很多地區荒年保不住單純再生產的經驗,總應該引以為戒吧,備戰備荒為人民,是最好的為國家利益作想的好辦法。”

  在趙洪濤看來,人民領袖毛澤東主席總是那么高瞻遠矚,要求全黨從大處著眼看問題,從小處著手周密細致辦事情。

  從黨的八大一次會議到文化大革命前夕十載里,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在探索中曲折發展。大規模的社會主義建設,雖然遭到過嚴重挫折,但仍取得了很大成就。“大躍進”給工農業生產和建設造成了極大破壞和浪費,然而工業建設、科學研究和國防尖端技術的發展以及在農田水利建設和農業機械化、現代化發展方面的許多工作,都是在那個時期開始布局的。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經濟和文化建設的成就,是在國內發生嚴重經濟困難,國際上遭到戰爭威脅和巨大壓力情況下取得的。我國在這個期間還清了蘇聯的全部債款。黨和人民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頂住壓力戰勝困難。中共河南省蘭考縣委書記焦裕祿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大慶油田鐵人、共產黨員王進喜不怕任何困難艱苦奮戰的精神,山西省昔陽縣大寨大隊黨支部書記陳永貴帶領群眾戰勝災害和堅持自力更生艱苦創業建設社會主義的精神,解放軍戰士、共產黨員雷鋒公而忘私把有限生命投入無限為人民服務之中的共產主義精神,就是這個時期出現的先進人物。黨號召全國人民學習他們,煥發巨大精神力量積極建設社會主義。

  趙洪濤為社會主義祖國建設取得重大成就而感到歡欣鼓舞,他在加強政治思想理論學習的同時還注意做好每一件身邊的具體事情。

  (待續)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