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古明浩:認炎黃為桃太郎背后的敵友交伐

2019-11-13 10:56:4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古明浩
點擊:    評論: (查看)

  上世紀二零年代末期在美國校園因種族歧視一再退課甚至退學的天才詩人朱湘曾給友人趙景深提筆寫道:

  “你知道西方人把我們看作什麼:一個落伍、甚至野蠻的民族!我們在此都被視為日本人!”

  也就是說洋基佬目無“落伍、野蠻”的中國人,他們眼中的黃種人只有東洋小日本。旅外國人被不明就里的洋人視為日本人不單發生于美利堅,在歐洲的情況亦復如此。先來看六十年后發生于英國的情形,親歷者是臺灣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一九八八年二月他出差來到寒冷的倫敦,想順便買二件心儀已久的英國雕塑家亨利•摩爾的作品回臺灣,一天早上他從海德公園旁的飯店走到著名的馬博羅畫廊,不料大門深鎖,遂敲門以碰運氣,于是發生了影響其一生的一幕:

  “等了兩、三分鐘,門內無動靜。思索數秒,吳清友決定再試試,敲了第二次門。這回,大門不再沈默,開了個三十度縫隙。門后是一位老太太,她打量這位沒有預約的不速之客,開口問:‘你是日本人嗎?’

  吳搖頭,回答不是。

  老太太又問:‘那你是韓國人嗎?’

  他再搖頭,回答:‘我來自臺灣。’老太太一聽,閃過一絲不以為然,神情雖然細微,敏感的他還是捕捉到了。”(引自《誠品時光》一書)

  可見炎黃子孫連韓國人都不如,縱使是來自“反共”陣營的中國人一樣不受待見。隔天吳清友雖然依約看到了自己喜愛的雕塑名品,但是“從畫廊走回飯店的路上,他察覺自己的心情,竟夾雜著異樣的失落。”咀嚼著“昨日老太太的問話”,“他覺得自己應該為家鄉做點什么”。最后,手中的三十五萬英鎊一毛不花,名揚華人世界的誠品書店卻由此誕生了。

  再觀同胞近年于法國的遭遇,現身說法的是曾長年旅居該地的邊芹:

  “我在一家左岸小資聚集的藝術影院觀影多年,與一檢票法國人時常照面,他一直對我恭恭敬敬。我作夢都沒想到在他的頭腦里我是誰早有定數。直到某天,我看完電影正準備離開,他忽然叫住我(破天荒第一次,西式禮儀就是禮數到位,但絕不越界),讓我幫忙翻一句日文。在他的腦子里我是日本人天經地義,連問都沒問我是不是懂日文。當我告訴他我不是日本人是中國人,估計積攢了十多年的篤定被我一句話推翻,他的表情非常怪異。”

  “我在另一家影城遭遇類同,有一售票的對我也一直特別客氣,每回碰上都會問我對一周新片的看法。我處之若素,從未去想所為何來。直到數年后,某次影院放張子怡主演的那部日本藝妓的電影,他又問我怎么看。作為影迷他知道張為中國人,便對我表露(一絲蔑視早早地掛在臉上)對中國女人演日本女人的不屑。我突然之間處在極其尷尬的境地,順著他說或沉默便等于出賣自己,當場告訴他我為中國人簡直就是給他一記耳光,關鍵是我怎么也沒想到他會毫無疑義地認定我是日本人,以致出言如此不當。我愣了片刻,告訴他我是中國人,不知演日本女人需要什么特別的東西。你可以想像幾年來凝固在他臉上、我以為是給我的、而實際上是投遞給一個日本女人的溫良表情,在一瞬間被我的回答擊碎的情景。”

  原來在高喊“自由、平等、博愛”者眼中,中國女人既不夠格扮演日本女人,也不配上藝術電影院。無論是美國學生還是英國老太太或是法國影院售票員,他們有“日”無“中”的目光其實反映了所屬國百年來敵友選擇的戰略交伐,日本人被西方人認同不就因脫亞入歐者步英、法之后于甲午打敗了“野蠻”的中國人,并加入八國聯軍展開對華夏的蹂躪打劫,尤其最終發動企圖亡華的全面侵略!亡我之心不死者必然采取全方位的捧日壓中策略,看看鄭若麟先生的深細觀察會讓人警醒:

  “法國前總統希拉克不久前與世長辭。法中兩國媒體都發表了大量紀念文章。然而,細心的讀者立即發現,在兩國媒體上明顯地存在著‘兩個希拉克’:法國媒體上的希拉克是一位‘親日總統’,一生四十多次訪問日本,酷愛日本相撲運動。法國電視臺反復播出希拉克生前觀看相撲比賽的畫面。法國民眾根本不知道希拉克其實更熱衷東方的另外一大文明:中華文明。因為法國媒體、尤其是影響最廣泛的電視媒體幾乎只字不提希拉克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摯愛與認知。”

  這是刻意引導法國觀眾親日疏華。邊芹的點破就更使人義憤了然了:

  “以申辦奧運為例,對中國是圍追堵截,正面的不報,負面的大炒,且蓄意制造,最終釀成巴黎火炬事件;對日本申奧成功不但正面傳播還隆重慶祝,在奧委會宣布東京為主辦城市的當天,法國主要電視臺將此新聞放在中午與晚間新聞的頭條!”

  可見“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只是與人為善的華夏子民的一廂情愿,從一八四零到如今,西方向中國強銷的無論是鴉片或系“普世”,對我們都是一場惡夢的開始。就在香港《新華社》遭縱火攻擊之際,〈17國46城市聲援香港 促本國政府譴責港警濫用職權和暴力〉的新聞映入眼簾,敲邊鼓的主力名單為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澳洲、比利時、加拿大、日本,敵對的陣勢既似一九五零的朝鮮,也像一九零零的北京。回想十一年前繞樑鳥巢的美好歌聲:

  “……冰冷的槍彈都散落成花瓣翻飛……所有的角落都同時鐘陽光明媚……”

  對照殘酷的現實,不過是麻痺自己的自我陶醉而已。能和善是中國人的原罪——妨礙了基督教文明對世界的征服,必然要予以摧毀或肢解。這時偉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不管是八國聯軍或十七國豺狼,擦亮我們的獵槍!為了祖國。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20选5走势图 3d字谜图迷总汇全 长沙麻将高级技巧 四川快乐12推荐号 极速一分赛车开奖结果 快3广西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 福建31选7玩法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爱 10分11选5计划-首页 江苏快3一定牛遗漏 万科股票 福彩天津快乐十分 北京pk105码两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