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公知篡史的“四大策略”!

2019-06-29 14:01:52  來源:昆侖策網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一個國家的精英階層集體性以“口含正義”的方式散播仇恨是亙古未有的奇事,這種奇事正在中國愈演愈烈,正以不斷加快的速度撕裂國人的情感,正以不斷尖銳的手法制造族群對立,倘不重視并予以制止,社會危機不會很遠。

  公知散播仇恨其實并沒什么很高明的手法,就四招,一招是讓人仇恨毛主席,一招是煽動人仇恨新中國,一招是利用突發事件讓人仇恨政府,一招是借西方國家讓人仇恨社會。(下面簡略分析一下)

  

 

  第一大利器是借毛主席撕裂中國

  抹黑毛主席是近幾十年來的老問題,我2010年寫過文章《想打敗中國,必先撕裂中國人》,主要內容就是提醒執政黨警惕部分精英借毛主席話題撕裂中國的圖謀,執政者并沒有意識到撕裂的嚴重性,繼續允許公知把毛主席作為撕裂中國的工具。

  因為政府的缺位,加之公知抹黑毛主席的手法嫻熟,撕裂效應極好,對部分人的思想煽動力極大。

  他們善于極力放大毛澤東時代的個案,有意制造虛假歷史,通過電影、電視、網絡、書本等媒體進行廣泛傳播,用最能丑化毛澤東時代的劇本、作品和影視去討好西方人,從而達到反過來影響國內讀者觀眾的目的,他們的目標是:把中國歷史、現實和未來的所有問題全扔給毛主席,讓毛主席一個人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讓想借否定毛主席當偉人的人全成為偉人,只要你反毛。

  他們的目標當然不只是把毛主席否定,還要把毛澤東時代全盤否定,把毛澤東時代塑造的英雄人物全部否定,把毛澤東時代的一切成果全部否定,凡毛澤東時代否定過的所有人與事全部被公知轉成正面宣傳對象。

  第二大利器是胡編歷史

  有一次在校園散步,碰到信息學院一劉姓教授,他問我為何至今還對毛主席有好感,我就反問他為什么對毛主席沒好感。他唾沫橫飛地講道:

  我告訴你一些歷史知識,俄國人侵占中國160萬平方公里領土,毛不但不收回,還要與蘇聯結盟;外蒙古獨立,是因毛澤東與斯大林簽訂同盟條約后造成的;毛澤東讓中國參加抗美援朝,失去了收復臺灣的機會;大躍進,毛澤東相信畝產十萬斤;;毛澤東砸了寺廟,讓中國人沒有信仰;“兩彈一星”跟毛澤東沒什么關系,主要是一些老元帥和科學家的功勞......

  聽了他的話,我對他說:你根本不配評論毛主席,虧你還是個教授。

  我總在想,一個高校的教授說出一連串如此無知的話,他的依據是什么?他不可能自己考證出這些事件的“歷史真相”,他的依據應該來源于網絡或出版物,這些東西不都是公知們炮制出來的網上謠言嗎?不正是一些胡編亂造的歷史出版物所為嗎?除了這位劉教授,現實中象劉教授這樣的輕信者還大有人在。

  近幾十年來,一批精英,尤其是仇恨毛主席和仇恨社會主義的精英,他們吃準了國人思想較為極端和較為浮淺的現實窘境,不惜一切代價、使出一切手段編造“歷史”,對毛主席進行全盤否定,對國家制度進行全盤否定,讓“否定新中國”成為一種社會熱潮,讓“否定毛澤東”成為一種歷史需要。

  在經濟決定一切的時代,多數人并不愿意獨立思考歷史,更不愿意用心閱讀歷史,習慣于吃媒體快餐,尤其是對“否定”感興趣,“否定”成了最容易打動人心的刺激手段,由100事情組成的歷史事件,99件正確無誤,只要有一件被公知找出了其中問題,或者說有一件被證實為虛假,那他們就可以歇斯底里地用這1個“問題”否定另外99個真實,“攻擊一點殺傷一片”是公知煽動社會仇恨的高超伎倆。

  公知們“造歷史”通常會用以下幾種方式:百度歷史、口述歷史、發明歷史、粘貼歷史、剪切歷史、印刷歷史、表演歷史。

  于今,多數人一碰到問題就問“度娘”,度著度著,百度就成了歷史的裁判者。事實上,百度的詞條和文章是可以人工編輯的,一篇真實的歷史資料可能一通過編輯就變成與真相完全相反的“歷史”,尤其是牽涉到重要政治事件時,可利用的空間就更大,百度在改變國人認識方面已經起到非常重大的影響作用。

  由香港某衛視引導的“口述歷史”現已在其它電視臺被陸續仿制,一件重大歷史事件可以由一個人或幾個人之口完全改變性質,或者說完全改變面貌,他們竟可以把此“口述”說成是“還原歷史真相”,比如說朝鮮戰爭,在幾個口述者嘴里就是個笑話,說中國志愿軍死亡100多萬人,幾乎全軍覆沒。央視曾經有個名嘴也搞口述歷史,請一個老人或親歷者,嘴里講了什么,什么就是歷史真相,講完以后,他便嘲笑一次毛主席或毛澤東時代。

  其它編造歷史的手法就不一一論述,值得注意的是:“出版歷史”已經很可怕了。出版社商業化以后,他們只認錢,只認資本,而資本家和富人當中很多是反毛反社會主義的,一些有錢人花大力氣出版一些顛覆前三十年歷史的新出版物,民國作品熱、反毛作品熱、傷痕作品熱持續高潮,愈炒愈烈,這些可以留存下來的東西對后人影響極深,如果利用高科技手段再制造一些假的“有圖有真相”就更加可怕了,比如把1942年饑荒修改成1961年“真相”,把抗戰時期的殺人場面變成文g時期的照片,歷史已經可以造得極為逼真了,把侵華日軍殺人場面說成是中國人吃人的歷史。

  造成這一混亂局面的根本原因是官方不作為,甚至有縱容之嫌,對歷史謠言從不正面回應,其中意境不言自明。

  第三大利器是利用現實個案進行仇恨宣傳

  把所有矛盾和問題全引到政府身上,不惜混淆視聽,顛倒黑白。

  個別公知把自己離開體制內保護渲瀉為“被迫害”,以期煽動更多粉絲加入仇恨體制的大軍,公知利用在體制內的有利條件先把自己“英雄化”和“正義化”,當條件成熟后,轉身跳出體制反體制,讓zheng fu部門背上“專制”、“黑暗”的罪名,把自己的形象“曼德拉化”,有極大一批公知在患一種“被迫害妄想癥”,把自己的一切不順都歸咎于政府的迫害,把自己看不慣的一切現象都歸咎于政府迫害造成的結果。

  公知能夠利用現實個案反復制造仇恨,既有其精心策劃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恐怕還是執政者的亂作為和不作為。

  第四大利器是虛構外國的月亮比中國更圓

  凡中國必須堅持的合理政策,就借美歐之名否定它。比如,中國對耕地進行保護,周其仁就說是中國政府限制私權,禁止私搭亂建也被說成是侵犯私權,說美國從不限制個人的私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正直的東南大學華生教授及時把美國的相關制度量出來反駁周其仁,證明美國不但有限制,而且限制得很細化、很機械。

  凡是中國保留很好的規范,他們都要想方設法進行丑化,如果能毀壞中國的好范式,他們會無比高興。

  比如,一看到日本青少年嚴密統一的集體感,有些人就批評中國小孩被嬌慣過度,沒有前途,但一看中國學生被要求有點集體主義觀念,又說共產黨制約青少年創造力,影響個性發展;外國人讓小孩背圣經在公知眼中是信仰,中國教育讓小孩有點社會主義信仰便說成被洗腦。

  凡外國干的事都正確,凡中國人有點熱情便是憤青。比如,抵制日貨,搞個游行,砸了幾臺車,于是,幾十萬人都被說成是文g紅衛兵,西班牙不滿中國商人燒了中國商業街,在公知眼中卻變成中國商人不懂用紅利回報本地人,美國警察對嫌疑人開槍被公知贊為反應迅速,中國警察對暴徒動武就被批成草菅人命,日本人爭領海,被茅于軾看成是以民為本,中國人捍衛釣魚島被茅于軾看成是以國為本。

  總之一句話:公知就是要將現行體制全盤否定,并引導他人仇恨社會既有規范,直到把徹底否定。

  公知以“散播仇恨”的策略鞏固自己的陣地已經取得很大成效,現實中的人民群眾確已存在思想上的嚴重撕裂與對立,在討論問題過程中常表現為劍拔弩張,對中國歷史和現實的評價越不越不具有客觀性,情緒化思維非常嚴重,年輕人對快餐文化已接近于癡迷的程度,而給他們提供快餐的正是公知主體。

  主流媒體和文化教育界幾乎被公知霸占,大學里的公共報告并不是科學技術類報告吃香,是資本家、名星、公知的報告吃香,越講得離譜反骨,越能得到雷鳴般的掌聲,實屬古今教育史上的罕見怪事。

  有人會問:公知們為什么在中國有如此大的能量?答案不言而喻!

  中國如果任由公知們散播歷史仇恨和現實仇恨,無論發展有多快,最終免不了同胞的自相殘殺,未來,打敗中國的一定不日本和美國,一定是中國人自己,若悲劇循環,中華民族還能獨立的生存多久是個大問號!!!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