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李光滿:香港暴亂法西斯化——逃離香港!

2019-11-14 10:50:34  來源:李光滿冰點時評  作者:李光滿
點擊:    評論: (查看)

李光滿|香港暴亂法西斯化:逃離香港!

  有一段視頻,一個自稱“我是中國人”的大陸男子正在跟暴徒理論的時候,其全身突然被人澆上了助燃液體,并被人點燃,瞬間那名男子全身被大火焚燒,其狀十分像中世紀宗教教徒對待異教徒的情景,十分恐怖。然而這一切卻發生在21世紀的香港。

李光滿|香港暴亂法西斯化:逃離香港!

  另有一幅照片顯示,在一地鐵站內,一名男子被人點火焚燒,而從他身邊走過的路人卻沒有任何表情,比魯迅筆下看人殺頭、準備蘸人血饅頭的華老栓更加麻木。

李光滿|香港暴亂法西斯化:逃離香港!

  香港是一座教育發達的城市,有許多在亞洲甚至在世界上都十分有名的大學。如今這些大學顯然已逐一沉淪,變得如地獄般恐怖,那些已變成暴徒的學生開始攻擊來自大陸的學生和教師,不少來自大陸的學生受到不同程度的攻擊,一位在畢業典禮上面對暴徒行徑而拿出一幅國旗的教師,其辦公室被暴徒砸毀,本人遭到暴徒圍攻。現在整個香港科技大學校園遭到學生打砸和縱火焚燒,學校拉響了警報,并對來自大陸的學生和教師發出“逃離信”,組織大巴將部分大陸學生送往深圳,更多來自大陸的學生則不得不自行逃離,有人說,現在在香港讀書的大陸學生不是已經逃離了香港就是正在逃離香港的路上。

李光滿|香港暴亂法西斯化:逃離香港!

  想起二戰前夕,德國境內的猶太人紛紛逃離德國,而那些沒有來得及逃離或沒有打算逃離的猶太人最終變成了被納粹殺害的600萬猶太人中的一分子,他們被送進集中營和焚尸爐,殘忍而毫無尊嚴地死去。雖然這一事件已經過去八十多年,但無論對猶太人還是對德國人那都是一段十分慘痛的記憶。如今當納粹思想、納粹精神在香港復活的時候,沒有人對此感到擔憂,提出警告。當納粹這一人類所不齒所恐懼的幽靈在香港復活的時候,并沒有引起絕大多數香港人的警覺,人類是何等地健忘,當納粹的幽靈重現他們生活的時候,他們甚至為之歡呼、為之吶喊,為之興奮,他們在內心里甚至支持這種納粹幽靈的復活。

李光滿|香港暴亂法西斯化:逃離香港!

  其實整個歐洲、美國、亞洲國家都深受德國和日本法西斯的殘害,今天當納粹幽靈在香港復活的時候,歐洲、美國及部分曾受德國、日本法西斯蹂躪的國家卻并沒有對香港暴徒們的法西斯行徑進行譴責,而是公開支持,英國、美國的媒體一直在進行欺騙性報道,這些國家的政客們一直在公開或暗地支持香港的法西斯暴行,他們從來都沒有為在這場暴力事件中的受害者以最起碼的人道安慰和輿論支持,而是一直站在暴徒一邊,支持暴力向更加野蠻更加殘忍的法西斯化發展,這顯示出美國、英國的政客們并不是真的支持香港的所謂民主和自由,并不是真的關心香港人的人權和幸福,而是將香港問題作為向中國施壓的籌碼,只要需要,他們可以將香港推進火坑,將香港青年作為祭品,他們是真正的魔鬼,一些香港人將拯救香港的希望寄托在英美的身上,無異于向魔鬼獻身,向納粹求助。

  已經持續五個多月的香港暴亂不同于法國巴黎發生的黃背心運動,不同于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的獨立運動,不同于智利因地鐵漲價引發的大規模騷亂,香港暴亂從反修例演變成一次主要由青年和學生參加的赤裸裸的暴亂。令人不解的是,如此瘋狂的暴亂分子大多數是在讀學生,為什么在讀學生最后變成了暴徒?這不由得讓人想起徘徊在香港文化界、教育界、新聞輿論界、司法界的港獨幽靈,文化、教育、新聞、司法四大領域無一不在向這些年輕的學生們灌輸帶有獨立、暴力傾向的意識形態,是他們一直在對這些學生洗腦,使這些學生崇拜美國,崇拜暴力,崇拜納粹,追求香港獨立,反對中國,使他們骨子里浸透了反中港獨的基因,他們在暴力事件中揮舞美國國旗,高唱美國國歌,學校的校長、教師的支持,新聞媒體的鼓勵、煽動,法官的縱恿,港奸作家的精神引導,使得這些學生以暴力為美、以納粹為其人生信條,形成了十分扭曲的精神追求。如果說今日香港成為一座暴力之城是因為有些學生變成暴徒,更是因為這些學生在教育、文化、新聞、司法領域的精神導師給他們指路和引導,香港的魔鬼看起來是那些戴著頭套、蒙著黑面行兇、縱火、傷人的青年學生,其實真正的魔鬼是大學校長、教師、媒體總編、作家、法官,他們一步一步引導這些學生走向犯罪,成為廢青和黃尸。

  逃離香港,表面上是一部分在港大陸人受到暴力攻擊和迫害,而更深層的原因則是培育這些暴徒的教育、文化、新聞、司法土壤,致使納粹的幽靈在香港重現,致使香港青年變成一代廢青,致使香港大學生成為一幫暴徒,致使香港的大學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致使香港社會容不下一面祖國的國旗。

  逃離香港,是這次暴亂背后的資本大亨、國外的情報機構、顏色革命的策劃者和組織者所希望看到的一幕,他們就是要將在香港的大陸人趕走,然后搞獨立。可香港獨立到底對誰有好處?除了英國、美國這些境外敵對勢力,誰還能從中獲得好處?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一個問題,現在我們會想起控制香港的大財團,大地產商,大資本家,以及來自大陸的一部分權貴資本家。

  逃離香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員流動問題,而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香港暴亂已經持續了近半年,如果香港暴亂持續下去,毀掉的將不僅是一代青年學生,而是整個香港的未來。現在我們還看不到大量香港市民起來反擊暴行的舉動,我們還看不到更多有正義立場的香港市民起來抗擊暴亂分子。此時此刻,香港人仍然寄希望于美國和英國能給他們帶來所謂的人權、自由、民主與幸福,不僅是幼稚,也不僅是愚蠢,而是成了暴亂的幫兇,當整個香港變成一座納粹之城時,他們也許會后悔當初為什么不制止暴亂,為什么會支持這場暴亂,可悔之晚矣。

  逃離香港,逃離正在法西斯化的香港,今天逃離的是大陸人,明天逃離的或許就是香港人。大陸人可以逃往大陸,可當整個香港淪陷,當整個香港經濟衰落,當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崩塌的時候,生生死死都在香港的香港人還有什么地方可逃?會不會也逃往大陸?一旦香港毀滅了,每一個在暴亂中或沉默或忍受或支持的香港人都帶有一份原罪,不是因為參與,而是因為沉默。

  那些縱惡的法官大多不是中國人,也不是中國香港人,而是英國人,那些港奸作家、大學教師、媒體總編也大多擁有外國身份,當香港沉淪的時候,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諾亞方舟,唯有那些占香港大多數的社會底層百姓無處可逃,香港這艘船沉了,數百萬香港普通市民也只能跟著沉入大海,無處可逃。因此,別看香港的精英們鼓吹暴力,一旦香港變成暴力之都,一旦香港變成納粹之地,這些人逃得比誰都快,他們既是惡之源,又是歷史的小丑。只有底層百姓無處可逃,那些暴徒們也將在香港的毀滅中灰飛煙滅。

  一位從香港逃到深圳的大陸學生感嘆,在大陸覺得空氣都是甜的。是啊,如今的香港正散發出一股令人不安的納粹氣息,一股令人窒息的焦臭味,當這種氣息彌漫于整個香港空氣中的時候,香港或許就無聲地死了,沒有自由,沒有民主,沒有人權,沒有幸福,只有恐怖,只有驚悸。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沪深股票指数 纸牌麻将怎么玩视频教程 赛岳恒配资 广东快乐10分一天多少期 广东11选择5开奖 全民如意麻将官网 排列五预测大师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新11选5走势图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 河北十一选五值选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极速飞艇微信群计划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规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