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李昌平:農村改革的起點是什么?

2019-11-11 10:59:38  來源: 鄉建院    作者:李昌平
點擊:    評論: (查看)

  給農民放權,給基層組織放權,給基層政府放權。但現在,在不少地方,改革口號震天響,實際行動往往有些偏頗。

  故事一

  中原某地是某省的農村可持續發展改革試驗區,其中有一項改革實驗是給農戶發70年產權證(林權證、土地承包證、水面使用證、宅基地證等),讓農戶拿70年產權證在銀行抵押貸款。此項改革從2008年開始,由市主要領導同志親自抓。這項改革如果成功了,中國農民將獲得數百萬億的可支配現金流。這項改革,是我國擴大內需及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的頭號舉措!

  2009年,當地的農民響應改革,拿到70年產權證后,再拿70年產權證和政府紅頭文件去銀行申請抵押貸款,不成!銀行不接受農戶持有的70年產權證抵押貸款。

  由于正規金融機構不配合農村產權制度改革和農村可持續發展實驗,2009年,當地黨委政府決定進一步深化改革,選擇在某村進行試點——在村社內部創立“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社”,農戶的林權證、承包證等在村內的養老資金互助社實現了抵押貸款——重大改革創新!

  2009年以來,該“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社”為農戶提供了承包地、林地等抵押貸款4000多萬元,本村老人獲得養老金(利息產生)近150多萬元,積累超過了100萬元,十年來數千萬的抵押貸款無一筆呆賬、壞賬。

  這項改革所帶來的成績遠不止如此,由于村社內置了“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社”,村兩委服務村民能力和自主發展的能力均有了根本性提升,不僅為農戶發展提供抵押貸款,還建立了村集體“土地收儲與整理中心”,隨后在政府的支持下啟動“美麗鄉村建設”,2013年該村被授予國家級“美麗宜居示范村”,旅游收入成為農民收入的主要來源,農戶收入翻了幾番,集體經濟也獲得了暴炸式發展,成為新集體經濟發展的示范村,2015年,村支部書記被授予全國勞動模范稱號。

  2009年以來,這個村獲得的國家、省市各級的榮譽多得數不清,也是全國知名的鄉村振興培訓基地。然而,這幾年來,“土地抵押貸款”這項改革實驗無人再提了,可持續性發展實驗區沒人再提了,為“內置金融合作社”發證的機關把“身份證”收回去了。

  為什么要收回去?回答是:上面不讓再發證了。(這個“上面”顯然和“上面”的上面高度的不一致。)

  奇怪了。一項省級改革試驗,紅頭文件,白紙黑字,大張旗鼓,又很成功,且又與新時代的農村改革部署高度一致,與在淅江推動的“三位一體”合作高度吻合,為什么就既沒人總結,又沒人繼續深化改革了呢?“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社”如此成功,怎么就隨便把“身份證”收回去了呢?

  不懂了,不明白了,“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社”已經是一個合法的法人了,健康成長有十歲了,實踐證明其為農民服務的作用和對農村發展的貢獻很大,已經很成熟了,發證機關有權利隨意收走她的“身份證”(相當于賜死)嗎?還不給任何的理由?請問:由此造成的損失誰負責?對改革事業造成的破壞及負面影響,誰又能負責呢?

  當然誰都不會回答這些問題,誰都不會為此負責,且申訴無門——任何一個領導人和領導機關都不會為“夕陽紅養老資金互助社”的非正常“死亡”伸張正義。當然,同情心可能還是有的。

  故事二

  靠近天津的某區的某村,村集體有個35畝的桃園,桃園配套有十來間雞舍和一間看守房,先是很便宜承包給本村村民,后溢價轉手租給北京市區的一家機構經營。這是貫徹一號文件要求——深化農村農業改革之典型的“三權分置”模式。

  北京市區的這家機構投入人力、資金、技術等把這個很普通桃園變成了有機桃園,釆用互聯網營銷讓市民認養桃樹,還把看守房和雞舍在原址上按原樣進行了簡單提升造成,城市人進園子有個落坐喝水洗手的地方了,休閑采摘也隨之搞起來了,還幫助村民銷了不少桃樹和桃,示范引領作用發揮的不錯,區主要領導還親臨指導和鼓勵——稱之為用“用互聯網+”改造傳統農業的典型案例。

  但好景不長,刮起來了一陣拆大棚房的風,政府“執法隊”書面通知限期拆除園子里所有的配套房,復耕。經營桃園的機構覺得政府的拆除令不合法,于是依法維權,法院裁定園子里的配套設施屬合法設施,應予以保留,但“執法隊”對法院的裁決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三下兩下就將園子里的合法配套設施徹底摧毀、一片狼藉。

  有機桃園因為沒有了正常生產生活及經營所必須的配套設施,其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無法正常進行,還引發桃園的所有者、承包者和經營者三者之間一連串的糾紛。(故事講到這里,許多看客肯定想說,繼續打官司。可是你想想,村集體愿意告政府嗎?承包戶、經營者的完全一致嗎?官司打下去,經營者真的能把損失的東西打回來嗎?能讓“執法隊”"的人受法律的懲罰嗎?官司繼續打下去,除了多花錢、時間、煩惱,得不償失,其實沒有什么別的好處的。)

  “執法隊”摧毀的是什么?不僅僅是桃園的設施,是農民的發展權,是改革的成果!

  誰給了“執法隊”無法無天的權力?是“上面”。“上面”是最忠誠的執行者。

  但“上面”和他的上面真的是一致的嗎?假如“上面”惡搞了他的上面,“上面”的上面除了肯定和默許“上面”,還能把“上面”怎么樣?

  農村改革不容易的、是有風險的。不改革、甚至反改革其實是沒有風險的,這基本上就是現在農村改革現實。故一般狀態是:改革口號震天響,實際行動正相反!

  這是個大問題啊!可能真的要靠貫徹落實四中全會精神——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逐漸加以解決。

  大家應該響應號召,做改革的促進派,要同不改革的人分道揚鑣,要把反改革的人變成朋友,一起促進改革。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手机麻将的原理与技 山西福利快乐10分走势图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彩华东15选5开奖结果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浙江十一选五规矩 闲来麻将下载 p3试机号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新浪 锦盈多配资 黑龙江十一选五群 快乐12遗漏任5遗 秒速快三计算公式 11选5赚钱方法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技 1分11选5复试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