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講故事

難忘新疆之行

2019-11-13 15:27:13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佘富勤
點擊:    評論: (查看)

  每一個人的一生,一定會有自己的遠行。有的人甚至把人的一生也看做是在滾滾紅塵人世間中的一場旅行。

  因為各種原因,我也到過一些較遠的地方,就是轉了一下所謂“人間天堂”的杭州西湖,回來后也感覺到不過如此。然而唯獨這次遠行,歸來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想這一定是新疆有一種特別的美打動了我,讓我流連忘返,讓我夢繞魂牽,讓我終身難忘。

  一、新疆的胡楊讓我終身難忘

  我們一行8位同學和3名家屬是8月15日晚7點在太原武宿機場集合的,9點鐘乘坐HU78448航班出發的,到達烏魯木齊市機場已經算是8月16日晚上1點多了,我們在烏魯木齊市機場附近的一家賓館與從從內蒙古烏海市出發先行到達的馬駿老大哥會合,我也從此開始在整個旅程都與馬駿老大哥睡在一起。

  早上7點多我們就開始從烏魯木齊出發,在大巴車上顛簸近了一個上午,剛出烏魯木齊,一直到昌吉州地區,看到的都是一望無際的棉花田,當然這是剛聽說的,因為我沒有見過棉花田;后來又看到了大片的西紅柿田,導游介紹說新疆的西紅柿皮厚,大都被加工成了番茄醬銷往內地。但過了昌吉州地區越往西,看到的都是一望無際的浩瀚沙漠。與黃沙相伴當然是干燥,旅途上幾乎沒見過水,這樣的生存環境也就幾乎見不到人,在克勒瑪依附近,看到在茫茫的戈壁灘上,有著大量的被導游叫做“磕頭機”的自動采油機。

  中午時分導游把我們帶到了一個叫“胡楊林”的地方吃了一點中午飯,飯后我們就去看了這片胡楊林。李峰帶我和馬俊老哥還看了頑強在沙漠扎下的胡楊深根。

  說實話,按顏值來說,胡楊在樹里根本排不上,它不茂密,色澤不明亮,也不高大秀美,讓我們最感慨的是胡楊在沙漠中不屈不撓生長,有一股難得的凄涼美。他不管狂風沙暴怎樣肆虐,也不管它根本得不到任何雨露的滋潤,任憑干旱鹽堿的侵蝕,溫差大所帶來的嚴寒和酷熱,飽經蹂躪的胡楊頑強地生存,維吾爾人如此真情贊美它:“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

  人生誰也不會一帆風順。我和馬駿老大哥雖然年齡上差了一些,但在讀書時就頗為投機,記得畢業后我有一次在去上海出差的路上第一次接到了內蒙古烏海區號的電話,仔細一聽才知道是馬駿老大哥的電話,從此我也知道馬駿老大哥已經轉正并調到了內蒙古烏海市。這次會面后第一天晚上,馬駿老大哥和我這個老弟,敞開了心扉,把各自工作、生活中的經歷相互傾訴,從家事、國事到天下事,整整談了一夜,幾乎沒有絲毫睡意,徹夜未眠。讀書時我們還是青年,現在馬駿老大哥剛辦了退休手續,我自己也過了知天命的年齡,我佩服馬駿老大哥從民辦教師起步,通過我們同窗苦讀,畢業后進入興縣一中挑起了高中教學的重擔,再從興縣一中出發,二次創業只身獨闖天下來到了內蒙古第三大城市烏海,創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難道馬駿老大哥不就是一顆不向命運屈服的新疆胡楊樹嗎?

  二、新疆的山水讓我終身難忘

  在我們的原來概念里,新疆的水一定只是在綠洲里,一定只是在林則徐被道光帝革職流放推廣的坎兒井里。然而就在我們剛到新疆的第一天下午,就在我們快到第一天行程的終點站布爾津時,我們便發現了緩緩流淌著一條河流,導游介紹說這條河叫額爾齊斯河,也是中國唯一一條流入北冰洋的河流,遠遠望去,這條河流波光粼粼,河流兩岸郁郁蔥蔥,也許這就是沙漠里的綠洲,讓我們眼前立刻生機無限。

  第二天我們去了喀馬斯,沿途又看到大山之間流淌著一條更大的河流,車內的車載電視介紹說叫禾木河。淺藍色的清澈的禾木河在山間的河床流過,在這里生活的蒙古族圖瓦人居住的木屋流淌。特別是當我們通過景點檢票后換乘景區公交車下車后,我們被眼前的喀納斯湖驚呆了,真沒想到我們眼里干旱的新疆,竟然有如此的高山湖泊。整個喀納斯湖一望無際,湖水煙波浩渺,橫無際涯,如詩如畫。在還算是炎熱的時節,我們乘坐的游艇在水面上飛馳,每個人都感到了一股股愜意的清涼,游艇上的我們感覺就像在河流、湖泊、草原和森林構成的童話般世界穿梭。

  第三天我們來到了地處阜康市博格達峰北坡山腰的天山天池,這也是傳說中王母娘娘洗臉的“瑤池”,“瑤池”的西南的山上,導游介紹說是臺灣道教界援建的王母娘娘廟。整個天池,山中有水,水中有山,山上云蒸霞蔚,水上薄暮冥冥。山水相映成趣,仿佛置身仙境一般。“瑤池”之外還有一處瀑布,可惜我和馬俊老哥沒有去,馬俊老哥身體不舒服,我也不知道哪里不舒服,反正也沒去看瀑布,當看了張俊蘭發到群里的瀑布視頻時,心里感到有點遺憾,然而遺憾何嘗不是另外一種享受?

  三、新疆的同學讓我終身難忘

  去年的8月22日,已經畢業28年的我們,在盧老師的親自指導下,在張坦軍同學堅持不懈的努力下,我們大家終于相聚在了一起。

  劉英姿同學從新疆遠道而來,讓老師和同學們都特別感動,原本計劃要來的李峰因為工作的原因未能成行,但也表達了想見到盧老師和同學們的迫切心情。在我們相聚即將離別的時候,盧老師和同學們提出2019年的相聚地點為新疆,大家相約去新疆看劉英姿和李峰同學。老實交代我確實非常支持這一提議,然而始終擔心是否能成行。

  在今年8月初的一天,我接到了張坦軍同學的微信,問我“想不想去看林妹妹”,我直接了當回答“必須的”。當最后定下了8月15日的日期之后,我想這個機會我一定不能錯過,無論如何我也要去,我原定于15日上午就去太原,當得知是晚上9點的飛機時,我上午處理完手頭的事,改成了下午出發。

  這次馬駿老大哥是自己一個人乘火車第一個到達了烏魯木齊的,他告訴我們,在他到達烏魯木齊前后,李峰、劉英姿多次電話和他聯系,李峰和他一起吃了晚飯,老馬哥還將和李峰一起吃飯的視頻發到了群里。

  快30年呀,我是第一次看到了李峰的視頻,視頻里的李峰,和記憶中的李峰相比只是添了一些成熟和穩重的領導氣質,當然也不再是我們一起讀書時燙著時髦卷發的李峰了。記得畢業離校前的那個晚上,李峰和包括我、李愛奎在內的幾個同學坐了一夜,第二天李峰把我們送到太原火車站和我們話別。在他轉身那一剎那間,我看到李峰流淚了,我當時心里說,李峰真是個有情有意的人,真沒想到我們能夠在29年后在烏魯木齊再次相見。

  在我們來新疆的日子里,他多次和馬俊聯系我們。劉英姿同學在我們來前在群里叮囑大家多帶衣服,在我們來新疆后,劉英姿再次叮囑大家,幾乎每天詢問行程。在我們即將返回的前一天晚上,李峰和劉英姿等到了晚上11點半,終于和大家見了面。

  在大家歡聚的蒙古包里,桌子上擺滿了新疆特色的水果,還點了游牧民族接待客人最高規格的烤全羊。大家一起暢談、一起合影留念、一起享受相聚的幸福的時光。

  我和李峰還開玩笑說“Norman ,我不是來看你的”,我們過去的Norman 、現在的李書記激動地把我抱住了。李峰還端起酒杯和大家說,“新疆好,祖國才會好,董云翔已經調到北京工作了,我和英姿繼續給大家守護好祖國的西大門”。

  旅行途中導游和我們大講特講了收復新疆的左宗棠。我想通過我們的這次新疆之行,我們都會記得這位為祖國收回160萬平方公里歷史功臣,我們都要支持為邊疆安寧而默默堅守工作崗位的千千萬萬個李峰和劉英姿。我們還期待有朝一日這次因各種原因未能成行的盧老師和其他同學,也來看看我們的小弟弟Norman、小妹妹janet,最后也讓我們大家為在天堂看著我們相聚新疆的李玉芳大姐送上我們真誠祝福吧!

  (作者:佘富勤)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黑龙江36选7 让分胜负 小区买大锅饼赚钱吗 pc蛋蛋 百度网球比分直播 不限时间答题赚钱 北京时时彩 老婆嫌我没本事赚钱少 酷发巴巴群 福建麻将的规则 福建十一选五 摆摊卖手工水饺赚钱吗 免费手机捕鱼游戏 雪缘园斯诺克即时比分直播网 幸运飞艇 上海女赚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