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講故事

香港之行——普通話的尷尬境地

2019-11-06 09:51:50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林克山
點擊:    評論: (查看)

  香港人開始排斥外地人嗎?開始排斥說普通話的人嗎?今年10月下旬一天上午走過香港衙前塱道街邊雜貨店兼賣豬肉的店鋪,肉攤上擺放有許多切成了條狀型的五花肉,一塊一塊緊挨著堆積,看樣子沒動過,是沒人買嗎?五花肉成色不好,白色肥肉與赤色瘦肉條紋不很分明,混淆模糊且似有豬血浸溢,是此緣故無人垂顧?豬肉以前港幣四十塊一斤,現在依然?港人生活日漸窮蹙,是豬肉太貴,港人普遍失去購買力?我問多少錢一斤?賣主說:“八十塊。”晴天霹靂,我懵然暈頭轉向似覺乾坤顛倒了。他大概看出我失去反應能力一頭霧水,立即于胸前舉起兩只手張出八個手指向我示意,他是不算年輕人了,大概也不能歸類于中年人,不是正宗中年人,論年齡可能應該介乎青年人與中年人之間,不青不中,是勞動人民,是殺豬賣豬肉的人,樣子看去很辛苦,一身穿著很油膩骯臟而不合身不得體,他即使舉著手,說著話,我還很懷疑,一再問:“是八十塊?八十?”他說:“是八十,八十。”說著輔助以點頭,兩只手依然放在胸前張開表示出八位數,像是對著一個啞巴說:“八十塊。”幾個月來香港社會動蕩混亂,是這個原因而飆升八十塊嗎?即使原因特別,這種飆升也太“一步登天”,太瞬間,太夸張,太悖謬了!超出了想象,“石破天驚”!

  中國內地有媒體包括電視媒體播報香港做為114個世界經濟體中的一個其經濟世界競爭力已從去年的排名世界第七躍居今年2019年的世界第三位,新加坡最強勁位居世界首位,沒說美國,美國是處第二嗎?香港緊跟美國之后,超越英法德日等世界強國,豬肉也跟經濟同步飛速發展飆升“金貴”起來,港民“目不暇接”。香港是越亂其世界競爭力越超強,越亂經濟發展越迅猛,越繁榮,跟安定才能發展的一般規律反其道而行之,真是個“特色”大都市。深圳豬肉包括五花肉一斤三十六塊,賣主還說這是最低價不能再低,海南海口三十塊,去年是十塊,羊肉五十塊,牛肉五十五塊,有官媒包括電視播報說中國2019年整體消費比去年提高了百分之幾,言外之音是什么?是中國人民的生活水準一天比一天提高,一年比一年美好。消費高不是生活好的佐證和表現嗎?同是一斤豬肉,你花錢三十塊,他花錢十塊,享受同等的分量,怎么能說你的生活水準比他高呢?他花費二十塊能買兩斤豬肉,還剩十塊錢,你花費三十塊才能買一斤豬肉,他享受比你好得多,生活比你寬裕剩余美好得多,你還好意思炫耀你的生活高消費藐視別人的生活低消費嗎?生活低消費的生活水準比生活高消費的生活水準高得多美好得多,這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客觀事實,事實勝于雄辯、詭辯、炫耀。低消費生活強于高消費生活,今年老百姓難得吃上一塊豬肉,去年隨隨便便還能吃得上,事實俱在!

  他說八十塊一斤豬肉,我猛然感覺是港民生活導入“死胡同”了,“天昏地暗”,說什么我都不敢相信,我很不高興對他說:“不是以前四十塊一斤嗎?突然提升八十塊,為什么?”他大概回答不出來,說:“是四十塊,四十塊。”我說:“是四十塊一斤嗎?”他不躲躲閃閃,點頭說:“是四十塊一斤,四十塊一斤。”我半信半疑正色說:“你剛才不是說八十塊一斤嗎?為什么又變成了四十塊?”他有些傻笑著對我說,是粵語夾雜普通話,似是故意夾雜的:“我見你說普通——就要宰一下嘛。”他不說完“普通話”,省去了“話”字,公然藐視普通話以及說普通話的人,我要是不“打抱不平”是不堅持天理公道了,我伸手指著他申斥說:“你這混賬是畜生,見人說普通話就要宰一下,你這人還算是人嗎?!”

  我揚長而去,走了幾步又見一個兼賣豬肉的雜貨店,肉攤上雜亂放置的豬肉似乎也沒人曾購買過觸動過,賣主也是一個穿著很不雅的其年齡大概亦介乎青年人與中年人之間的主兒,我同樣用普通話問:“多少錢一 斤豬肉?”他看都不看我一眼,似乎很不愿意搭理:“七十八塊。”為什么不說八十?是他看見了我曾經問人,為了不跟人相同,而減了兩塊嗎?我又重復問了一兩次,他是愛搭理不搭理,不看我一眼,我一生中沒有遇到過這種冷淡,態度冷淡,語言冷淡:“七十八塊。”

  他不愿意跟我交易,愿意除非七十八塊,不愿意跟我“溝通”,不愿意跟我搭話。是香港悄悄涌動一股排斥普通話和排斥講普通話的人的“潮流”?我也不愿意相信,我相信的是可能有些反對“暴力”游行的港人存在這種排外心理。他們人數太少,形不成氣候。“暴力”游行給諸如賣肉那樣的人造成了困擾,壅塞了他們的財源,生活艱辛萬分,像這兩位賣肉人使我想象竅門頓然大開猶如插上翅膀飛回那個“華人與狗不許入內”的舊中國時代,那時代下層勞動人民一把辛酸淚無處訴苦的悲慘人生體現在這兩位神態寂寞悲苦穿著油膩骯臟的賣豬肉人身上,他們的悲慘不是孤立的,很多人的遭遇跟他們不相上下,而私有制社會生活不能讓他們緊密團結在一起形成某種氣候。可是他們嫁怨于外地人是不是有些片面?香港財政司司長指出香港2019年全年經濟呈負增長態勢,經濟已經步入技術性衰退,第三季度經濟一邊倒倒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經常強調香港經濟內外交困。這個罪過是應該歸罪于說普通話的外地人嗎?旺角經常受到沖擊,旺角地鐵站出入口的頂棚上都大畫大寫著紅顏色的文字“貪官擋道”,“貪官”是指哪一方天洞的官?2019年香港經濟世界競爭力已躍居世界競爭力的第三位,競爭力那么高強,經濟發展必然一帆風順迅猛飛躍,經濟發展的天地一定“海晏河清”“宇宙回春”,這個“功勞”是應歸“功”于說普通話的外地人嗎?抑或歸“功”于各方天洞的官?經濟飛躍,經濟衰退,那源頭是什么?萬物盛衰必有源頭,是什么物質形成這個源頭?這個源頭形成必定不止一兩天,短的可能幾個月幾年,長的可能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造成香港窘困的源頭是一兩天嗎?幾個月幾年?是幾千年?幾十年?

  我遭到冷遇的時候必迎來麗日徐徐升騰的好“天色”,似乎形成規律。表象背后有本質,表象使人膚淺,使人無頭無腦,忘記了本質,錯誤判斷,僅僅停留在這兩個賣肉者的態度上會得出香港人仇視普通話和講普通話的人的結論,那是冤枉其他香港人了。我不相信表象,一向如此,我不受任何表象迷惑,我不為不如意的表象憂慮、失意、悲戚。表象是狹隘的,片面的,它不全面,它是形而上學的,是唯心主義的,而它統治著大多數人的頭腦,大多數人以它來排斥真理,排斥天理天道,甚至排斥很正常的公正公平,否定公正公平,主張不公正公平,而催生社會各種弊端,形成各種禍源,橫生各種風波,大亂小亂,而又要以治標來治本,以治標代替治本,以形而上學代替唯物主義,以唯心主義的表象代替唯物主義的真相,人類社會永不得安寧,紛紛擾擾,人類趔趔趄趄不能自撐,不曉得自己站不穩腳跟的原因是走在歧途上。人類社會不能用管經濟的人來管社會。

  普通話是中華民族的通用語言,我不相信香港人都背叛了普通話。一個月前我來過香港,我說的普通話暢通無阻,我不相信頒布《禁止蒙面法規例》后,乾坤倒轉一切變樣。我飛躍上了一輛開往旺角的中巴車,我很健忘,以前曾經乘的車,車票多少錢都忘了。司機是個身材長相不錯的人,要不是忙著招呼車外車內的乘客,以靜態觀之是一表人才。他以粵語招呼乘客,似是八面玲瓏。他是個正宗的香港人,氣質、神態、一舉一動都透露出一個香港人文弱的氣韻,不過他說話很強有力。他說話轉換很快,對其他人說粵語,其他人都是香港人,對我說普通話,語種轉換很流利,他很有一視同仁的氣概。我從牛仔褲腰前的口袋中摸出六枚面值一元錢的硬幣塞到他手里,還是不夠,我拿出幾張紙幣從中抽出一張十元的港幣,他伸手接去了,叫我張開手,真不知道什么意思,他說:“張開手,張開手,張開。”我張開了,原來他是把那六枚硬幣放在我手里。他說普通話聽來很準確,要不是他的氣度氣質完全不同于內地人,會讓人猜想他是從內地來的,他可能知道我不會說香港話,因為我一上車即說普通話,嚷嚷著車票多少錢,所以他一律對我說普通話,毫不懈怠,我要是跟他交朋友,一定一拍即合。

  我感覺到猶如置身在大家庭之中,彼此毫無隔閡,車內人沒有用怪眼神看我,顯得很平常,正常,倒覺得那兩個賣肉人是另一個世界中的人了。那種人是很孤立的,無論我在街上,乘中巴車、列車,走進商店里都沒有在內地人各為己冷漠刻薄的感覺,即使語言相同,彼此保持著格格不入的警戒心態,而香港這里紛擾的眾人無論你怎么樣大聲說普通話,人們沒有大驚小怪,各種語言融匯在一起,語言不同而意態相近,沒有猜忌和戒心,即使老外無論男女都平易近人,畢竟是曾經繁榮富強的國際大都市。在列車里,列車里的氣氛跟以前沒有什么不一樣,這是情勢沒有給民眾造成什么心理變化的征象。有個有些內向的女孩,她站在車門邊,落落穆穆的樣子,她個子不大,皮膚不是白皙的那種,是很健康很性感的那種紫赯色皮膚。列車每到一站有時上車的乘客很多,擁擁擠擠,連我也被擠到邊邊靠近她的地方。我轉頭問她:“你是個學生吧?”她說是。我以為她會抵制普通話的問話。我的問話反而促成了她對我的好感。以她的樣子可能是十八、九歲吧?還在上高中不可能,我問她:“你是上大學吧?是大一學生?”她回答出乎我意外,她說:“是大學四年級。”我問是讀什么專業?她說:“是英語專業。”我說:“你是十四、五歲上大學嗎?”她說:“是十八歲上大學。”我說:“那么你是二十二歲的人啦?”他說“是。”我說:“你看起來像是十八歲的人啊。”

  我沒想到這句話在她看來變成了一句夸贊她的話,觸動到了她的心靈,她很感念、感動、感激,漲紅了臉,有些害羞起來,眼神奇跡般的溫和親昵起來,似乎她碰到了知音,是打著燈籠不容易找到的知音,而我是她的知音,是精神支柱,僅為此,她大有銜珠結繩的念想,狠不得投懷送抱。這真是太神奇了,這種淳樸純真而自然而然的情感劇變和快速升溫,不是人類情感大觀嗎?女孩子經不住夸贊,一夸贊即要變成別人的俘虜,俘獲女孩子的芳心僅僅是一句夸贊,這太簡單了。即使陌生的女孩,一句夸贊,她跟你的距離就靠得很近,她對你的信任就增強了許多。我沒有體驗過這種神奇的情感效應,我對女孩子從來沒有過稱贊,都是一律的批評。這不是“無意插柳柳成蔭”嗎?她仿佛是一個縮影,她會說中國兩種語言,一種粵語,一種普通話,她不拒絕普通話,她把自己當做中華民族的其中一員,她沒有蔑視這個民族,這大概是大多數香港人共有的民族精神和信心。在旺角,經常受到沖擊的旺角,我走進一個臨街的小商店,原來是個賣藥的藥店,坐柜臺的少婦問我要買什么嗎?我說沒有。我說的是普通話,問她一些不相關的事,她都以普通話一一回答,甚至你在里面悠轉不走,她都不計較,一切隨你便,你說什么話,她都跟你搭話,不會介意你的一言一行和說一口跟粵語相左的普通話。要是在內地,店主早已起疑心,加強戒心,恐怕你要偷了他的東西,早下逐客令。兩地相比天壤之別。在從旺角到中寰的列車上,我將一個男士問煩了,他似乎站著打瞌睡,我老問他一些香港的地名,而且反復問同一個問題,他把手一揮說:“別問了,我要靜一靜。”

  暴風驟雨,天晴氣爽,香港都張開雙臂迎接四面八方來客。媒體曾報道過游行示威試圖沖擊過中銀大廈。中銀大廈很高,是內地高樓大廈少有的高度,是香港引人注目的建筑物,當然不可能是香港最高的。顧名思義,中銀大廈是中國銀行投資興建的,那天我走進了這座大廈第一層大廳,側邊有賣咖啡的,喝咖啡的人都不知道這座大廈有多高,有多少層,僅知道中銀大廈不是中國銀行投資興建的,是租的。今年上半年可能是今年上半年我曾在離它幾十米遠的一個斜坡上觀賞它的高拔,它似乎比深圳京基百還高,我問過路人包括老外都說不知道它高有多少米多少層。它似乎聳入了稀薄的云霧。此次問工作人員,說是七十層,非常令我失望,多少米高都不知道。它怎么看起來高過深圳最高建筑物京基百呢?京基百大廈一百層,它七十層,即使每層四米,京基百每層三米,也低于京基百,是我那天站在斜坡上目測產生偏差嗎?中銀大廈里賣的咖啡很貴,也賣茶,茶也很貴,咖啡貴很理解,最低價格二十多塊港幣一杯,現在港幣與人民幣比值差不多扯平了,二十多塊港幣幾為二十多塊人民幣,跟太古廣場一樣貴,茶也很貴,二十多塊港幣一杯,而且杯子很小,這是什么茶?問賣者都不知道。這就怪了奇了,賣咖啡賣茶,不知道什么咖啡什么茶。這是“官僚主義”侵蝕到服務行業。

  整個香港賣飲料最貴的可能是時代廣場。時代廣場五樓有賣飲料,去年我上過五樓喝過飲料,曾遇過一個很善意的國際“友人”,他當然也算是香港人,而且可能是習慣于住在香港的正宗香港人。那天我走到服務臺前,要喝飲料必先在服務臺付費,不知道他是早已站在那里背對著我,還是他故意轉過身去背對著我,當我走到他的背后站著的時候,他轉過身沖我微微一笑,春風拂面,非常友好和氣。仿佛他認識我已有半輩子。他藍眼睛,大概是典型的英國人,曾經是很帥的小伙子,人到中年,依然不放棄對帥的渴慕。我以簡略的英語問他不喝飲料?他搖搖頭。我轉過身去服務臺買了一杯最低價的飲料,不是咖啡不是茶,三十七塊港幣,這是我沒喝過的最貴的飲料。我感覺這地方坐下喝飲料是全世界最愜意的地方,倚欄喝飲料,可以俯視樓下一切景觀。我找地方坐下,把眼環顧一下,原來他已有座位,一臺筆記本電腦已打開擱置在茶幾上,他回他的座位看他的電腦。我喝了幾口飲料走到他的茶幾旁,跟他打招呼,看他電腦上是什么資料,他的電腦熒屏上滿是英文,大概是一篇很長的資料或文章。我很怪我自己都把英語全忘掉了,不能用英語跟他聊一聊。否則,我跟他必定有一場酣暢淋漓的溝通。

  我走出中銀大廈,大廈門外的水池是較寬了,水很淺,池里有魚,它們都游在靠近大廈墻腳的地方,離我較遠。我站在池水邊算是歇歇腳,一邊看看它們。我將目光移到了別處,不一會兒,轉過身看看水池,發現池里的魚全都聚集在一起游到我的腳下,在我的腳下集合,靜靜地游來游去,游玩著,我覺得很奇怪,它們即在我眼下,我要伸手下去可以把他們撈上來。我沒有這樣近距離觀賞過魚,零距離,我仔細地打量著它們,它們可能各有不同種類,它們大概很金貴,有大有小,大的引人注目,大的有全身銀白色的,有全身金黃色的,有全身黑色的,有全身銀白色的背上有美麗紅花斑的,一樣大,一樣的身體渾圓中略扁,長長的。我數了一下,大的共有十五條,究竟是哪一種更金貴?是全身銀白色的,是全身金黃色的,是全身黑色的,是全身銀白色的背上有美麗紅花斑的?愈看愈覺得它們非同小可,都是稀有生物,難分高下。

  我站在那個地方不動,那些魚即安靜匯聚在我的腳下,我不看它們,它們一樣不離開。這時有個穿著炫目的皮膚有些黑色略有些胖的富態十足的婦女站到我的身旁,她可能是從大廈門口走出來的,是印度婦女模樣,語言不通我沒有跟她打招呼。魚兒不因為多站了一個人被嚇走,依然在那地方盤桓。奇怪的是當我離開了它們一會兒,幾乎忘記了它們,再回去看他們的時候,它們已離開原地,無影無蹤。我抬眼搜尋它們,原來它們已跑去靠近大廈墻腳的地方。那些魚似乎感覺到我回來了,有的轉過身來,有一條全身銀白色的大魚仿佛有意要向我游來,我向它招了招手,它顯然明白我的意思了,其它魚也開始向它靠攏,它似乎是領頭的,它張開了圓溜溜的大嘴,兩眼瞪著我,快速地向我游來,它似乎很興奮很快樂,其它魚尾隨著它,這真是太神奇了,令人難于置信,靈性多么十足的魚兒,是老子抑或屈原似乎都說過萬物都有靈性,不僅僅動物有,植物都有,你看魚兒們都對我有好感了,要信任我,要親近我了,魚兒也有善惡之分,帥丑之分嗎?魚兒傾慕帥的,厭惡丑的嗎?魚能辨別人的善惡,美丑嗎?它們似乎比人類還高尚,有善惡觀念,不可思議!看著那領頭的全身銀白色的大魚不顧一切地向我游來,給我增強了很多信念,魚兒青睞我,歡迎我,何況人呢?是人不如魚?我禁不住要開懷大笑起來。

  2019-11-3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天津11选5 快乐飞艇 派派怎能赚钱么 南粤36选7 聊天赚钱连接 大话2桃源麝和仙屛雀哪个赚钱 当单簧管老师赚钱吗 攒劲甘肃麻将下载安装 十一运夺金 现在开什么超市赚钱 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赚钱 快乐10分 工作赚钱重要好处 恋战银月赚钱吗 山东11选5 2018梦幻钓鱼怎么赚钱